•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难忘的节日 美好的回忆 纪念李洪志师父在湖南郴州传法二十周年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李洪志师尊亲临郴州讲法(明慧网)

文: 郴州市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五日】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是我们郴州大法弟子永远难忘的节日——伟大的师父亲临郴州传法。历史在古老秀美的郴州城谱写了一部宏伟壮丽的新篇章。郴州从此有幸踏上了新纪元的光辉起点。

这一天,师父从北京乘飞机赶往长沙。郴州的两位学员在长沙恭候迎接师父,途经衡山,师父还上南岳大庙看了看。约上午十一点,风尘仆仆到达郴州。当时市内挂着横幅“热烈欢迎李洪志大师来郴州传功讲法”。学习班的场地选定在“郴州体育基地”,搭的虽然是临时性的讲台,但布置的却很庄重。讲台上方挂着 “法轮大法郴州学习班” 以及法轮图形。

一、聆听师父讲法

当天下午二时开课,在室外等待的学员夹道欢迎,师父微笑着从中走过,一老年学员说:“啊,老师这样年轻啊!这样英俊啊!”师父一走進课堂,掌声不约而同的响起来,经久不息。学员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师父,师父亲切慈祥的看着学员。“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1],那种幸福的感觉无以表达。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李洪志师尊亲临郴州讲法

师父开始简单的介绍自己的情况后,直奔主题,阐述着真正往高层次带人的大法。在整个讲课过程中,师父为了让学员易学、易懂、易接受,用非常浅显直白的语言,由浅入深的分析、解释、举例说明。

当师父说到:“我已经把能真修大法人的身体所带的附体,不管是什么东西,身体上从里到外带的所有不好的这种东西,全部都拿下来了。”[2]

我听后激动的流泪。我练了许多气功,这个功,那个功,越练脸越黑,嘴唇都发乌。到公园里去锻炼,别人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有的还背后议论“看她脸上一层斑,那么厚,那是肝脏病,不要接触。”那时,我走投无路,天天不是去找人算八字,就是找巫婆驱邪。

有一天,老乡说:“我又看你在那算命,你又听到什么了,他自己都是盲人。”可笑的我与巫婆打交道,在麻木中过日子,也不知道惹来多少邪灵附体。我幻想着在世上能找到会说话的神仙,给我说点我不知道的东西,给我指点迷津。听人说出城十几里外,翻过一座高山,山那边村子里有一个巫婆看病很灵验。我拖着病体,翻山越岭去了两次。巫婆边唱边喝酒,神神叨叨的,我觉的没有我想听的,后来就没去了。我又听说城东的河那边高山顶上有个“神仙”,我又冒冒失失的去求,没有一点作用。我晚上做梦都在荒无人烟的旷野艰难的走啊走啊,可是无论怎样,哪里都找不到我的家,哪里都看不到希望。

这次,师父把宇宙“真、善、忍”高德大法送到家门口来了,解开了我的种种迷惑,把我多年的心结和苦恼一个个化解了,给我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在几天的听课当中,我越听越精神,越听心中越明亮,巴不得把师父讲的每一字都刻進心里去,落下一句都是重大的损失。师父讲:“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2]

这期间师父不断的给我消业,我天天便血,一晚上起床九次,全身疼痛,连骨头都在痛,痛得我从床上这一头爬到那一头,又滚到地下,再爬到沙发上,五脏六腑都难受极了,连蹲下去后要站起来都相当困难。但是不管如何难受,我都是信心百倍,感恩师父救我,我知道我是在脱胎换骨了。师父说:“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2]我当时还以为师父在讲我这业力滚滚的人,师父又说:“几乎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人身上都有相当大的业力。”[2]哦,原来是这样。

通过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的腰椎盘突出不知不觉中平下去了,还有我乳房肿大,不能触碰,不能洗澡,走路都要轻轻的,棉絮的重量都不能承受,天天低烧;患矽肺,呼吸困难;还有类风湿病、左脑痛(摔伤后遗症)、眼睛视力模糊、左鼻息肉、每到夏天全身发痒等等。可是自从我炼法轮功之后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师父救了我的命,我觉的师父讲的每个字都是真理,是天机,都是我们生命不可缺少的。

学大法以后,我的心灵不断得到净化,真正体验到了人生的轻松愉快和幸福感。我从小就泡在仇恨的环境中。我的父亲有三个兄弟。二伯娘因为嫉妒想夺取父亲从祖上得到的那份好房屋土地,打了不少主意。我出生后不久,父亲就被抓去当兵。二伯娘见机会到了,她天天烧香“啃土”诅咒我父亲有去无回。不久,我的父亲真的惨死异乡。后来我的妈妈改嫁了,我就成了孤儿。我四岁的时候,奶奶把我送给了同村的一户人家。可能我与那家无缘,又跑回来了。这时奶奶更自身难保。一次二伯娘家杀了一头猪,请人家吃饭。我好想吃肉,就站在她家门口,站了很久都没有吃到一块肉。我七岁时,奶奶无能为力了,我被大伯家收养。大伯残疾,家里贫穷。

我可以为他家放牛、砍柴、扯猪草、烧火等等,做很多的事情。九岁时,我的头上还没长一根头发,患疟疾病,快死了。幸好大伯的儿子,我的堂哥给我治好了病,还送我读了两年书。后来我家的田土、房子也归我堂哥了。我对二伯娘恨之入骨,并决心一定要为父报仇。几十年来,我都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得大法后,我才明白了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生生世世,恩恩怨怨,都是业力轮报,不知道是谁欠了谁,还有欠命还命呢。我割舍了情仇冤怨的常人心,卸掉了一生中沉重的精神负担。我感恩师父把我从深渊中解脱出来。

二、在细微之处见伟大

师父传法很辛苦,时间安排的紧紧的。每个学习班都是根据各地的邀请及与师父签订的合同,按排列的时间顺序有序的進行着。所以,师父往往是在这一个学习班结束,就立刻乘火车或飞机赶往下一个城市,很多时候都是在晚上赶路。师父在全国各地传法的那些个日日夜夜,几乎不是在课堂上,就是在路途上。

师父时时处处本着对学员负责、对社会负责,连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得十分周到。针对郴州的实际情况,来郴州前在郑州学习班时,师尊就让身边的工作人员传出消息:郴州交通不方便,没有始发车,外地学员去多了,不但不能及时回家,还会给当地造成麻烦。所以很多想来郴州的学员后来都没有来。

即使这样提前打招呼,郴州学习班还是三三两两的来了九个省的学员,共有九百四十二名,而郴州本地的学员只有三百多人。但却恰到好处,其实是师父早有安排。

郴州学习班上,师父在四天之内把要给学员讲的全部课程都有序的讲给学员了。师父加班加点,非常辛苦。十七日是星期天,师父除了上午讲课,下午讲课,晚上还帮学员调静功动作,全然顾不上休息。

这期间,学员要求和师父会餐、座谈、合影留念,师父都一一答应。合影时,有的学员想站在师父身边,挤来挤去,师父都用非常祥和的心态来对待。师父的言传身教深深的影响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说到会餐,就是些家常菜,不是要吃一顿好吃的,就是学员想和师父多呆一会儿。最后食堂的人怕不够吃,又端来一盘面条,师父连说谢谢,还说:“太麻烦你们了!”师父每天都把自己住的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连半包茶叶都包起来好好的放在桌子的一边。服务员看到很感动,由衷的说:一个走遍全国各地的大气功师,这么平易近人,为别人着想,罕见呀。师父给人留下的是慈悲和美好。

有一天,师父与郴州学员、广州学员共十几人上了苏仙岭,在山顶平地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师父语重心长的叮嘱学员:希望大家好好修炼,坚定的修下去,修好自己,法难得!有学员提郴州的事。师父告诉大家(大意):郴州,很早时期就有了,“苏仙”确有其人,在天上飞。师父的话把大伙都逗乐了。从山顶下来,学员止步,师父去半山腰的庙,庙里有两个和尚,其中一个和尚急忙跑出来见师父。后来,有学员带着好奇心去找那个和尚,再也没看到那个和尚了。

师父在离开郴州之前,要求退回学员每个人二十元学费。工作人员开始不理解,这么多的气功师,都是收钱越多越好,一级功,二级功,再过几天又来个什么高级功。学费由几十元增加到几百元,最后还要送礼。师父加班加点,不但不增加学费,还站在学员的角度,减少学费,由此大家感到师父非同一般。所以工作人员按照师父的意愿达成了共识,少收学员钱,减轻学员负担。剩下的一点点钱,除了交给当地气功协会,已经所剩无几。

七月十八日下午郴州法轮大法学习班圆满结束。大概晚上七点钟,师父和广州来接师父的学员一同去火车站了,我们急忙赶去送行。可是不知师父在哪儿。师父很快来见了我们,然后去了候车室。一会儿,候车室的一位服务员拿来一个圆圆的大西瓜,说:这是你们师父送给你们的。我们当时的心情无以言表。接过西瓜,发现西瓜原来是切好的,正好每人一块,当时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去了多少人。火车上人太多,我们隔着玻璃看见师父站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火车开了,我们望着师父去的方向,不愿离开,想再看师父一眼。

三、法轮大法在郴州

师父把法轮大法带到郴州,很快大法就在郴州扎下了根,迅猛发展。炼功点象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两年间,市内炼功点就有四十一个。大法学员从当初三百多人,增加到三万余人。人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各种神迹有口皆碑。


炼功点象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两年间,市内炼功点就有四十一个

初期的时候,因为炼功点没有录音机,负责人就建议学员每人凑点钱买一个,事后悟到师父讲过不能向学员集资,于是决定把收集来的一千多元钱退回给学员。由于学员很多都互不认识,退钱就很麻烦。可是大家都用大法的高标准要求自己,谁也不多领退回的钱,退得很顺利,没有出半点差错。

桂东县南边村的村民修炼法轮功后,从过去的打冤家,抢水,到后来的让水,这故事传播很广。其实还有很多默默无闻做好事的大法弟子。

即使在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十五年里,“真善忍”依然在大法弟子身上光芒耀眼。

一天晨炼,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廖志军先生,二十多岁,他炼完功回家。在路上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在地,头上出了很多血,衣服上也都是血。骑摩托车的人惊呆了。廖志军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对他说:“你走吧,没事,我是炼法轮大法的。”由于他按照大法的心性要求做,过了两天就好了。大家都见证了这一奇迹。这样的好人,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次被抓,现在第二次被冤判四年关押在湖南网岭监狱。

一位女学员,在夏天一个炎热的中午捡到一袋子钞票,足足有几万元。她想:谁掉了这么多钱?那人一定很着急。于是她站在原地等失主。太阳太大,温度太高,二十分钟过去了,还不见一个人影。约三十分钟时,一位男子骑着摩托车、眼睛看着路面过来了,显得很焦急、脸色苍白。学员通过询问得知:他带着六万八千元钱到银行去存,到了银行才发现钱在路上丢了,他以为肯定被人捡走了,不可能找到了。

银行的工作人员建议他还是去找一找。当学员把钱还给他时,他感激不尽,赶快从中拿出两百元给学员表示感谢。学员说:六万八千元我都给了你,我还要这两百元?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可以了。这位男子带着这笔钱去银行存的时候,他告诉银行的工作人员:钱找到了,是一个炼什么功的人捡到的。工作人员说:什么功?肯定是炼法轮功的。他说:是,是,就是炼法轮功的。银行的工作人员因为当时工作疏忽,将“六万八千元”打成了“七万八千元”。男子回到家里一看,存折上多了一万元。他想,人家捡到六万八千元都还给了我,这一万元我不能要,否则,工作人员就要赔一万元给银行。于是他马上到银行把存折改过来了。

捡到钱的这位女学员当时家里生活很困难,夫妇双方单位都已倒闭,小孩在读大学,夫妻二人靠打点零工维持生活。而且,她丈夫因为炼法轮功被警察反复绑架、抄家、罚款、抢劫。如郴州北湖公安分局的高有民(音)为了抢劫,砸了她家的防盗门,再砸了木门。她家只好换了一个门,花了一千多元。

师父说:“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2]师父讲的这些奇景,在我们这里也有人看到过。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在苏仙岭集体炼功时拍到的神奇光柱

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北京一个当兵的出差到郴州,早晨散步时,看到前边从地面到天空通红一片,他找到这个地方,原来是大法弟子的炼功点。他于是推迟了三天回北京,在郴州学法炼功,还说回去后要教别人炼。其实好多炼功点都出现过这种景象,还有人拍到了法轮在空中旋转的照片。在科学馆的一个炼功点,有人天目看到:一条银色的龙在炼功场的前方,头朝西方,龙爪一动一动的;还有那漂亮的凤凰,扬着长长的尾巴,一只接一只的绕着炼功场;炼功场中还有佛、道形像的神显现;炼功场的上面空中,炼功音乐一响,有神仙也在那儿炼功。他们的袖子很大,有时排着方形队伍,有时围成圆形,动作相当整齐、标准。

在师尊到郴州传法二十周年之际,献上此文以表达弟子对伟大师尊的思念和感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8/8/2426.html

#李洪志大师传法事迹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