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自焚?是什么人在这么做?”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英梓采访报道)“那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的晚上,郊区四周的田野静悄悄的,突然传来皮鞋踩在水泥地上发出的‘咚、咚、咚’声。狱警拿一串钥匙发出的叮当声音,然后铁门被打开,发出巨大的‘哐当’声。这不是电影里渲染的恐怖氛围,而是我们每天面对的真实环境。”


“‘林慎立你出来一下!’二中队的洪队长站在门口对着我喊道。我绷紧的心弦平静了,又想用洗脑强制来转变人心?我心里一横,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以上是林慎立的一段回忆。林慎立是上海人,今年六十六岁,他在中国的时候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九十年代初,他曾在日本留学并经营自己的餐饮、诊所等事业,后来回到中国大陆在百亿资产的国际贸易中心驻上海办事处任高管,还经营自己的生意。他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健康、道德更高尚的人。


可是,自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镇压迫害法轮功后,林慎立因为坚持信仰,二零零零年一月,被上海杨浦公安分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枉法刑事拘留,后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押在上海市第一劳教所,之后又延期半年。


“自焚”伪案成为劳教所的洗脑工具


近二十年过去了,林慎立回忆起当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第一劳教所第三大队二中队时的那段经历时,那天发生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夜晚的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点星光,空气中凝聚着邪恶,让人感到层层乌云就在头顶上,离人那么的近,让人透不过气。我被带到了岗亭里面。”


那个洪队长问:“你看了电视吗?”林慎立一下明白了他的用意。


几个小时前,和往常一样,林慎立被三个罪犯围着,端坐在小板凳上,被迫看央视的“焦点访谈”。电视画面里出现了好几个警察,拿着灭火器在扑灭刘春玲(其中一名“自焚”者)身上的烈火,但他看到一根已弯曲了的管状物逆着灭火器发出气流反向从刘春玲的头部位置弹飞了出来——,解说员说,法轮功学员为了圆满而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他当时脑子“嗡”一下:大法修炼,自焚怎么可以圆满呢?这是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


洪队长又问:“你怎么想的?我看了这个东西挺气愤,你们学炼法轮功怎么可以这样子?”


林慎立回答:“这是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修炼法轮功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师父都对我们说的明明白白的,电视里面都是胡说八道。你现在给我看那东西的话,我就要提出我的看法,而且我要给你提一个建议,希望你能帮助我们(因为我们没有自由),把我的声音发出去,提出我的抗议,他们把不实的东西加在我们(法轮功学员)身上,对我们来讲是不公正的,我希望政府部门能确确实实对整个事件的情节和过程进行调查,我要你们给一个答复。那些人为什么会这么做?是什么人在这么做?他们是不是修炼法轮功的?”


洪队长当时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一下子惊醒过来说:“你可以找队长(就是直接管林慎立的警察)反映情况,我今天只是随便问问。”说着他匆匆把林慎立送回监房。


中共制造自焚诬陷 反衬出法轮大法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林慎立遭到毒打、体罚、洗脑、强迫劳动等酷刑折磨,直至二零零二年二月,林慎立被营救到加拿大。获得自由后,林慎立了解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为了煽动不明真相民众的仇恨,中共自导了“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这一精心炮制的闹剧后来被用在全国所有的监狱和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洗脑。在林慎立所在的上海第一劳教也不例外。


林慎立在接受采访时说,二零零一年一月之前,人们不相信中共利用媒体对法轮功长篇而累牍的造谣污蔑宣传,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快进行不下去了。于是,他们炮制了“自焚”伪案构陷法轮功,煽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他说,那时,劳教所强迫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要看央视的“自焚”录像,对学员进行洗脑,逼迫学员放弃修炼。


林慎立说:“中共利用国家机器全方位的造假,诬陷一个民间团体、现场杀人,欺骗民众。那他们还有什么谎言造不出来呢?”


他认为,中共自编自导那“自焚伪案”煽动仇恨,人们在了解真相后,林慎立在震惊之余,对中共的欺骗本质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林慎立并说,中共导演的自焚实际上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的做法。“与古罗马时期的尼禄制造罗马纵火案诬陷基督徒的做法,一脉相承。如果没有看到中共造假的事实,人们对中共的认识可能只停留在理论上。”


今年六十六岁的林慎立表示:“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来制止这场迫害。”

二十年过去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持续着,林慎立说:“我是幸运的,在加拿大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我可以继续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可是在中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仅仅为了身心健康,为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仍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来制止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