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癌症晚期 诚念“法轮大法好”痊愈


图片:明慧网

文: 黑龙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农村的大法弟子。二零一九年,我曾三次去省城哈尔滨看望二舅家的四表哥,使胃癌晚期已被医院诊断只能等死的四表哥,明白了真相,从而获新生。我与四表哥平时没有什么联系。四表哥一家从农村搬到省城近四十年,二舅去世和舅妈病重我曾去省城看望过。我与四表哥曾是初中同学,学生期间四表哥个性强、有主见,在老师眼中是一个刺头,不服管的学生,所作所为很令老师头疼。在我的眼中他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人。我被迫害后他更是如此。

第一次去看四表哥是参加他女儿的提前婚礼。与我同行的还有俩位姐姐(她们现在都得法了)。此次得病四表哥不知自己是胃癌晚期,以为是胃炎,婚礼上我们事先被告知不许问四哥病情。四哥看上去很瘦,四嫂也很憔悴。当时自己心里想:要和他说说话多好啊!以我对他的了解,以前要有什么事说服他不容易。我心里对他也打怵,看着四哥四嫂招呼客人忙里忙外,我们吃完饭急着赶车还要赶三百里路,就这样我带着一些遗憾离开了,心想:一定找机会再来。

第二次去哈尔滨是几个月后的秋天,四哥住進了哈尔滨市第四医院。知道后,我想我一定要去,要给他讲真相,让他明白,让他得救。在去哈尔滨市的路上我求师父加持我:心态平和、说话在法上。到哈尔滨市,二哥把我领到医院住院处,给我看四哥胃里的“胃镜视频”,那东西好象一堆烂木耳。大夫不让他吃东西、只让喝一点点稀粥,怕穿孔。二哥绝望而无奈的又说:“人完了,医院不收他自己不知道,又不能说出院,怕他疑心怎么不给他治了呢。现在肝上又长了一个脓包,大夫说得往出抽脓,大夫告诉你四哥说肝上长个疖子得抽脓。”

听了二哥的话,我摒弃一切杂念,想不管怎样一定要给四哥讲真相。见到四哥,他和以前大不一样,他躺在床上,看上去瘦瘦的,由于脓包血液出现问题,他的脸色很黄,说话气力很小。我和四哥说着话,很自然的说起来了我炼功前身体是什么样,都有哪些病,通过炼法轮功现在都好了。我还跟他讲了我在劳教所经历的种种迫害及中共恶党人员的邪恶,揭露了天安门自焚骗局,讲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为什么三退。

四哥听的很认真明白了真相,心情愉快的做了三退。我又嘱咐他要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郑重答应了。他还乐呵呵的跟表妹说:“你姐给我指点迷津来了。”我知道这是他明白那面渴望得救后的反应。

离开病房后,电话说车等一会才能到医院,我想再進病房就不让進了。这时我才知道每天的探视时间是固定的。而我从起早四点多钟到哈尔滨市,七点半到医院见到四哥到出病房的时间都恰到好处,一点都没浪费。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呀。整个给他讲真相过程,我感受到师尊的加持,感受到大法的威力。

大约十天后,四嫂打电话说:“妹子啊,你四哥好多了出院了,一顿饭能吃两三碗粥,能溜达了,你四哥谢谢你。”我很激动与四嫂又聊了几句。听的出来四嫂很高兴。放下电话,我的内心是多么激动啊!想起当时在医院,四哥家的俩妹妹、二哥、四嫂都背着四哥哭,那是绝望、无奈无助的哭啊!四嫂更痛苦,在四哥面前还得装没事的样子。我发自内心的无限感激伟大师尊的慈悲与救度!

第三次去哈尔滨市,我给四哥带去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还带去了一个便携式多功能视频机,里面装的都是真相视频。这时天已转冷。再见四哥,与我在医院看到的四哥简直是判若两人,他精神状态好,说话声音洪亮。

四哥告诉我念“大法好”真灵,他说大法师父救了他。见到我给他带去的便携式多媒体音箱与便携式多功能视频机很高兴。我们又谈了一会关于修炼的事情,他对我说的都能接受,他说他以前看过周易方面的书。

二哥来了,哥俩非要去饭店。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将死之人,明真相,得到大法救度,不知用什么方法来表达自己对大法那种感恩的心。

半个月左右,四哥打电话说:“妹妹啊,那咋整,你没教我功啊!”我听了又高兴又着急,告诉他多听多看,要能来更好,关键是你的心。他表示一定来。这是一个生命真正明白了真相后的急盼和发自内心的喜悦。听师父讲法和看真相视频,他真的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