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疫情数据显示 中共党员是高危人群


图片: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五日】(明慧记者英梓、凯莉综合报道)三个多月以来,由武汉市民、医护人员、殡葬工作者和一线记者等人群提供的不同证据链指向同一个结论:中国大陆的感染和死亡人数被严重瞒报;中共党员在死亡人数中所占比例从66%到88%,是易感高危人群。

武汉发放骨灰盒数字显示至少10万人死亡


4月3日,中共报出的全国死亡案例为3,326。那么,真实情况呢?


网上流出的照片显示,3月23日,汉口殡仪馆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领取骨灰。据明慧的报道(《武汉的武汉肺炎死亡人数-二月份至少20822》),3月23日,武昌殡仪馆开始发放骨灰盒,争取每天发放500个、清明节前发完。这个殡仪馆于3月25和26日,连续两天每天进货一卡车2500个骨灰盒。3月23日至4月4日清明节有13天,每天发放500个,有6500个骨灰盒,这一家武汉殡仪馆的数字已经超过了中共的全国死亡数字。


而武汉不只这一家殡仪馆。武汉的七八家殡仪馆二月份全都是日夜加班。那么武汉二月份这一个月到底死了多少人呢?三个月呢?全国呢?


上文对处理尸体的数目有两种估算,保守估计,武汉市2月份死亡人数至少四万,1至3月三个月死亡人数超过十万。武汉人口一千一百万。在城市停摆、店铺关门停业、街头人影稀少的日子里,普通人关在家里会感到恐惧,却感受不到五百万人在封城前逃离,也无法体察到十万人的生命已经消逝。


中共内部消息透露28万人死亡


2月13日明慧网的另一则报导提到,有网路媒体通过两个企业管道得知,中国多家纺织相关工厂现在已不对外接单,“不做衣服、也不做口罩”,只生产官方要求的“尸袋”;有企业收到政府指令,“要赶制运尸袋100万个”。一家企业就要赶制100万个尸袋,中共内部掌握的死亡人数到底是多少呢?


2月9日独立财经评论人士“财经冷眼”发布视频提到,当天早上8点,武汉庙岭村二氧化硫大气逸散数值为1573.5 ppb。他分析说,在已经停工的武汉,要达到这么高的数值只有大规模焚烧有机物或肉类才有可能,“按照中国的环境管制,要露天烧有机化学品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是官方允许就地烧尸。若按照二氧化硫排放数据推算,在市区内焚烧的尸体,至少需要1.4万具尸体才能达到此排放量。”


此外,网络上还热传一名武汉殡葬工的自述,他记录1月10日到2月25日这段时间,每天殡葬车上的尸体刚卸完,横七竖八堆在焚尸炉的门外,他还没来得及歇一会,就被催着快走,去接下一批尸体。


2月中旬,网友宁先华在社媒贴文说:“武汉有七个殡仪馆84台焚化炉,每日最高火化能力2016具尸体。按照元月20日报道的死亡1例,到现在20天了总计报道死亡813例,按说放一起半天也就能火化完,但实际情况是,武汉各个殡仪馆每天在24小时运作里面还要排着队等待火化,殡仪馆还向外界求援运尸袋等等,让人们怎么相信他们公布的死亡数字?”


一位武汉居民向《希望之声》电台透露,有家属接到殡仪馆的电话,说他们要排队排到半年以后才能领到去世亲人的骨灰。这位知情者说:排半年就很吓人了,你说死了多少人?他还说,中共高层内部透露的消息是,武汉三个月死了28万人。

两月内中国手机2100万用户消失


3月19日,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2020年1—2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2020年前2个月,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移动电话用户数量减少了2142万户。什么原因导致如此大量用户的消失?


分析三大运营商香港上市公司月报可知,今年头两月,中国移动减少了811.6万移动电话用户,中国联通的移动电话用户减少了778.7万户,中国电信移动电话用户减少517万。如今的中国大陆,如果没有手机,寸步难行,特别是封闭在家,手机更是解闷和联系外界的依赖。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众多的中国人注销了手机号,放弃了手机呢?


武汉女作家方方2月13日曾在日记中写道,“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它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虽然方方并未贴出照片,但日前中共的最新产业数据以及电信公司的营业月报所透露出的信息,令人心惊。

用死因控制疫情 湖北医生揭“国家机密”


中共是如何“抗疫“,让大量死亡人数短时间内清零的呢?从互联网上传出的不同版本的死亡名单上来看,死因是肺炎的仅占极小的比例,大部分人因“过劳病逝”,车祸死亡或意外而死亡。有网友评论说,中共用死因控制了疫情。


4月1日,明慧网大陆通讯员报导,湖北省一家二甲医院重症监护室(ICU)工作的郑医生(化名)揭露医院将中共肺炎病人按其它病因收治。此外,尽管还有病人在抢救中,自己所在医院的中共肺炎病例已被“绝对清零”。


郑医生说,该医院的ICU共收治十几个危重病例。“为了达到上级‘治愈率高、死亡率低’的数字标准,将其中五例病例先按新冠肺炎办理为‘出院’,然后在当天又按脑梗塞、脑出血、阿尔兹海默症等其它病因收入院继续治疗,以此来保证‘治愈率高’的数字效果。”


该医院共收治近400例确诊病例,疑似病例不知道有多少。最多时有12个病区全部都是隔离病区。核酸检测两次阴性后出院返阳的病例大概20几个。


报导说:“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在一家医院、一个城市、一个省份。中共要求全中国的医院都必须如此对待数字,不能泄露‘国家机密’。”


顺便一提,《武汉封城 逃不走的居民称“韭菜”》一文提到,1月19日,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在记者会上宣称:“疫情是可防可控的。”可是,政府的宣导并没有让所有的武汉人留在当地,因为大家都害怕被传染。武汉封城前,从1月20日开始,有不少武汉人驾车离开武汉,截止到1月23日封城,约30万人逃离武汉,其中包括有人称自己发烧摄氏39度,但于20日成功逃离武汉的;也有人在低烧咳嗽的情况下,自己尝试吃药以通过红外线体温检测,成功到达了法国,然后还在微博上传自己享用美食的照片。

美参议员:中共过去撒谎,现在撒谎,以后还会撒谎


彭博社报导,三名美国官员透露,美国情报机构上周向白宫递交了一份机密报告,内容涉及中国实际感染总数和死亡人数的严重程度。


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本·萨瑟(Ben Sasse)在一份声明中称中共的疫情数据是“垃圾宣传”。他说,“美国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死亡人数超过中国的说法是错的。我不谈论什么机密信息,这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事实。”


萨瑟说:“中共过去撒谎,现在撒谎,以后还会撒谎,以此来保卫政权。”


3月24日,美国德州联邦共和党众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中共极力掩盖国内疫情的行为,是“历史上最卑鄙和最罕见的行为之一”。

日本副总理大臣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3月19日于日本参议院财政金融委员会会议上,被问及中共病毒疫情扩大对于经济的影响之时,他对于中国所发布的确诊数据,直批“我不相信那是正确的”。


英国每日有线3月28日报导,科学顾问告诉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中共淡化了本国病毒爆发的真实程度,实际数字可能比中共报出的数目高出15至40倍。

中共病毒 中共党员是高危人群


据明慧网报导,网上传出一张中共某单位内部统计的2月份死亡名单。这份名单所记录的死亡者中,中共党员占88%。按年龄分段,20-29岁的占4%,30-39岁的占13%,40-49岁的占26.7%,50-59岁的占35.6%,60-69岁的占9.4%。


网络流传另一份截至3月17日329人的死亡名单。据大纪元报导,这份据称是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因公殉职”人员的名单中,中共党员身份的有217人,占三分之二。如果去掉政治面貌“不详”的人,这一比例更高。网友Mocha评论说:“党员是高危职业了。”

“疯子病毒”让第一波感染者死了30%-50%


许多证据显示,中共病毒来自武汉P4实验室。4月3日,大纪元披露了一段网传中共军医系统专家的内部讲话,该专家称,这个“疯子病毒”是人造的,第一代毒性很强,导致武汉第一拨感染的病人死了三分之一到一半。


他说:“实际我们现在医学上已经越来越肯定最早的猜测,它是用SARS病毒的一段基因加上爱滋病病毒的一段基因合成的。所以它有SARS的特点,传播性比较强,并有爱滋病基因的一个特点。所以为什么早期第一代的人全都死了,死亡率非常高,一家一家地传播。在武汉第一代传播,将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病人全死了,就是因为第一代毒性特别强。爱滋病把你免疫系统摧毁了。这个不单是肺炎的问题,所以这个是很大一件事情。制造出这个病毒实际上是人类自我毁灭。”

结语

中共无恶不作。这场大瘟疫应该让人惊醒了:中共就是病毒的根源,是危害人类的恶魔。对中国人来说,退党(包括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远离中共、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是根本的避疫良方。对国际社会来说,忏悔自己为中共站队的言行,才是遏止瘟疫、从瘟疫中康复的根本之道。


没被中共窃政的国家,不要让自己的国家成为中共保权的代价。善良的人,不要让自己成为中共的牺牲品。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