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图片集(17)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傍晚,台东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台东市海滨公园集体炼功,并展示图片、传递真相,许多游客及民众了解详情后,签名声援法轮功反对中共迫害。晚间举行反迫害二十周年烛光悼念会,也有路过的民众主动全程参与,与法轮功学员坐在一起,以行动支持善良,谴责中共迫害。


台东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展示功法美好。


台东法轮功学员在海滨公园举行烛光悼念反迫害。


台东法轮功反迫害烛光悼念,路过民众主动与法轮功坐在一起,表达支持。

台东法轮功学员向游客讲真相。

台东海滨公园濒临太平洋,是游憩景点,法轮功学员黄昏时在“迎曙之滨”地标前集体炼功,吸引了许多游客,有人用手机拍照,并询问如何学炼。有民众说感受到法轮功这个炼功场非常祥和舒服。


一位先生静静地站在一旁看法轮功学员炼功,他说他的家乡在湖南,他的母亲也是法轮功学员,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当地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当他看到海外各地都有法轮功,都能自由的学炼,内心很触动。他并说他母亲早已帮他做了“三退”,脱离了邪恶的中共组织。


在木栈道旁,展示了许多真相资料。法轮功学员告诉来来往往的游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真相,大多数人毫不犹疑签名制止中共暴行。一位来自法国的男士,在真相展板前听了学员讲述真相后,不但立刻签名声援,还表示想让全家所有的人都来签名,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路过的市民黄先生签名支持法轮功反迫害后,主动全程参加烛光悼念会表达支持。黄先生表示,他在军中服务了三十年,今天是他退伍的第一天,约了朋友到海边小聚,很幸运接触到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坐在一起,他表示能亲身感受到这个场非常祥和美好。他留下联络方式,表示要进一步学炼法轮功。


呼唤正义良知 传真相不停歇


在军中服务的学员梁先生,修炼法轮功至今刚好二十年。他利用下班时间打电话,向中国大陆的警察讲真相,已持续十多年。梁先生说,他告诉警察不要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不要做江泽民的替罪羊,现在越来越多的警察明白了真相,有人会说知道了,不会再参与迫害了。


修炼法轮功超过二十年的郭太太表示,从早期用网路传真相到现在打电话讲真相,二十年来她向中国人传递真相没有中断过。近五年她向大陆律师讲真相,她说现在大部份律师会听完真相,很多人愿意接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案子,也愿意退出中共组织。她表示形势变化很大,尽管中共一直采取各种方式封锁真相,但是法轮功学员也能不断突破封锁传递真相。


经商的学员杨女士说,当她知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时,全家人就开始对所有能接触到的客人,无论是从大陆、欧美或是东南亚来的,全面讲真相,后来发现,许多人明白真相后都会去传播,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正义良知。


杨女士表示,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做好人都不行,足以证明共产党本身就是个邪恶政权。她表示大陆学员在用生命呼唤正义良知,在台湾自由的环境中,也需要对身旁的朋友加紧讲真相,让大家更了解共产党的邪恶,不要对共产党抱持幻想。


在高中服务的胡主任,长期用传彩信和写真相信的方式向中国人传递真相。她表示平时工作很忙,但做什么事都能要求自己用“真、善、忍”来对待,就能把该做的事做好。在反迫害烛光悼念会时,她感受到法轮功学员是用“真、善、忍”对待一切,非常宁静祥和。


刚从大学毕业的怡伶,六岁就开始跟着妈妈学法轮功。她强调,中共诬陷好人,迫害同胞,导致无数家庭破碎,孩子们无家可归,法轮功讲真相制止迫害不是参与政治,是揭露中共的邪恶。没有共产党,中国才会更加富足,中华民族才能回复原本的伟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在法轮功反迫害二十周年之际,阿根廷学员聚集在中领馆前,有的展示功法,有的打真相横幅,有的发真相传单,传播法轮功的真相,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阿根廷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传播真相。


小弟子也参与讲真相。

驻阿根廷中使馆的地点很偏僻,不过刚好处在两个大马路的交接口,法轮功学员利用司机等红灯的几分钟赶快递上传单,并介绍真相。有的司机接到传单时说:我已经看过了。上次我经过这里,你们一位学员告诉我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很多司机按喇叭以示支持;有的和学员挥手,说:我们已经有传单了,继续努力!


法轮功学员给停下车来的司机递上真相资料。

一位司机听了真相后问学员:“请告诉我能做什么?”学员告诉他:“请上网了解真相,告诉所有的人!”


有的司机是第一次听说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说:“谢谢你们告诉我(真相)。我认为法轮大法很好。”他还问:“在哪里可以找到你们(学功)?”


还有一位司机接了传单后,看着学员在炼功、打坐和发传单,说:“在中国,象你们一样的人在被迫害简直不可思议!这是因为中国是共产党统治的。”


另一名司机说:“我经常经过这里都看到你们,神保佑你们。”


还有一名司机看到学员,按下车窗跟学员说:“我知道这事(中共迫害法轮功)。我每天经过这里,你们每天都在,真的蛮敬佩你们的不屈不挠和坚定。”


还有一位坐在车里的乘客跟学员说:“我想到得恭贺你们,我感到你们真的在用心在做一个伟大的事。”


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在领事馆门前讲真相已有十多年。不是那么容易就成为领事馆前的一个固定的景象。当初开始时学员被骂,被赶,大使馆叫警察来,有时警察在压力下会很凶,有时讲真相后态度转好,这样来来回回的过了那么多年。学员坚定,不理任何干扰,只按法律平静的表态。


中使馆和领事馆门前的人行道是公家的,所以按法律,只要是公家的土地,人们能自由在人行道或领馆大门前的停留。所以无论任何的干扰,学员平静的对抗,坚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一直坚持到现在,让人们来到中使馆时,每天必看到法轮功的真相横幅和真相看板。


一位从上海来探亲的女士办完事后,走出领事馆说她知道在中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可是没有想到在阿根廷中领事馆前看到迫害的真相及那么多的阿根廷炼法轮功的人在替中国人诉求。她很感动,说她回去会告诉大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林彤丹麦哥本哈根报道)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傍晚,丹麦部份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共驻丹麦使馆前,举行烛光悼念活动,哀悼在中共二十年的残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并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向使馆内仍然良知尚存的工作人员慈悲劝善。第二天,七月二十日下午,部份丹麦与瑞典法轮功学员又来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闹市中心, 纪念法轮功和平理性反迫害二十周年。



2019年7月20日,部份丹麦与瑞典法轮功学员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闹市中心,纪念法轮功和平理性反迫害20周年。

2019年7月19日傍晚,丹麦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丹麦使馆前,举行烛光悼念活动,哀悼在中共20年的残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中国法轮功学员。

过往路人认真听法轮功真相 。


丹麦法轮大法学会代表本尼·布里克斯(Benny Brix)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纪念法轮功和平理性反迫害20周年时发言。

七月二十日下午三时,丹麦法轮大法学会代表本尼·布里克斯(Benny Brix)首先发言:“今天,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丹麦法轮大法学员聚集在这里,在哥本哈根的市中心,举办纪念这一特殊日子的活动。


就是在二十年前,一九九九年的今天,中共政府及其独裁者江泽民,在中国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自那时起到现在,中共独裁者动用手中的国家机器,对上亿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全面系统的残酷迫害,实施灭绝性迫害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二十年来,面对谎言、仇恨、酷刑,无数大法弟子坚定的走出来,坚守自己的信仰与良心、维护“真、善、忍”宇宙真理。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活摘器官。他们用生命实践真、善、忍、证实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传统修炼方法,自一九九二年公开传出于世以后,帮助上亿的中国人重建了信仰和道德,延续并发扬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精神和内涵。


“今年六月十七日,调查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举行终审判决,判定中共政府对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进行大规模器官摘取,无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类罪以及酷刑罪。‘人民法庭’在判决书中写道:中国医生和医院承诺,只要极短的等待时间,就可以获得用于移植的器官。“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所涉及的受害者众多。”法庭认定中共治下的政府是一个犯罪政权。


“二十年来,中共在对修炼真善忍民众的打压中,导致社会道德的全面崩溃,天怒民怨,社会动荡。现在已有3亿3千7百多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中共的灭亡指日可待!”


北京学员:7.20我们和平上访被无理打压


回顾二十年前的“七二零”,来自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陈建志先生心情格外不平静。他们一家三口都是法轮功学员,亲眼目睹了“7.20”最黑暗的那一天:“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中共在全国同时抓捕了法轮大法原研究会和各地区的协调人。七月二十日,我们全家三口和住地炼功点的十几个同修,一道去中办、国办信访办上访,希望能够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停止迫害。当时走出去意味着什么,人人心里都明白,但是本着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愿望,大家坦坦荡荡地走了出来。


“我们到达信访办比较早。开始时他们让派代表进去谈。大家自动组成了小组,准备一旦前面的人进去被抓,后面的接着上访。大家都静静地站在马路两边人行道上等待,男学员主动站在了前排,以防不测。但是,信访办始终没让一个人进去反映情况。等来的,是一个由警车开道的车队,有人认出那是后来中共组织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头子李岚清的车。


“随后,大批公安警察和武警陆续赶到。开始他们只是监视着上访学员,等到许多公交车开来后,公安在武警的配合下不由分说地就动手抓人往车上装。学员们手挽着手不让抓人,警察便不分男女老幼地动手打。警察有的抡起皮带打,有的用力拽着学员的衣服、头发往车上拖,有的拧着学员的胳膊、用手卡住学员的脖子往车上推……一些武警小战士看到那种场面后,转过身去掉眼泪。


“面对警察的暴行,上访学员们呼喊:“不许警察打人”、“维护宪法”、“我们要求放人!”制止他们的野蛮暴行,学员们没有一个人还口或还手的。学员们被一车车拉到丰台体育场。很多警察、武警和城管虎视眈眈地紧紧盯着学员。接着,警察和城管开始对学员逐个登记,学员们就近围成圈坐着,有的学员开始炼功。后来天下起雨来,带伞的学员拿出来给炼功的学员遮雨,还有些学员去给警察和武警打着伞遮雨,自己却被雨淋着,场面非常感人。


“天黑后,警察开始清场,一辆辆公交车开进丰台体育场。车下的学员们组成了人墙挡在车前,警察、武警、城管采取了更猛烈的暴力行为,对学员拳打脚踢。警察用的是那种铰挂大型公交车,车上,法轮功学员被塞得满到谁若想转身,得周围的人一齐配合才行,几乎就是人贴着人。七月份的北京,天气已经比较热了,大家白天经过几番日晒、雨淋,每个学员身上的衣服都是几次湿了干、干了湿。那天没有风,车窗被关得死死的,那么多人被闷在车里,但车上自始至终没有一丝异味,甚至没有任何闷热、难耐的感觉,更没有一个学员出现身体不适的。那么恶劣的条件,如果不是身历其境,很多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从一个侧面证实了一个事实:无论何时何地,法轮功都是最正的,都是最好的。


“车装满一批开走一批。车到看守所后,学员们被闷在车里,就连妇女和老人想上厕所都不允许下车。一直到第二天警察上班。


“这时,我跟太太、女儿被冲散了。我是最后一批被清场装车的。我们可能有七、八车人,被拉到了大兴县看守所。关到第二天上午逐个登记后,才让各区县公安分局把上访学员分别接走,外地的学员则要等当地公安去接走他们。我们十几人被拉到东城公安分局后,又经过一轮逐个登记,一般的学员被放回家,有三位学员已在他们的黑名单上,他们被从分局关进了看守所。”


陈先生说:“自从那天后这二十年来,数百万学员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强制奴役、甚至被大量活摘器官。邪恶迫害的范围及其血腥、惨烈程度史无前例、中外仅有。更可悲的是,中共用造谣欺骗的手段,欺骗绑架了几乎所有的中国人,直接毁掉了国人的道德良知。贪腐、淫乱已成为当今中共国的常态和时尚。


“而法轮功学员二十年的风雨,二十年的坚守,用生命守护良知,用善良抵抗暴虐,用真相解体谎言。善、恶皆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现在对中共及其追随者的大审判已经拉开序幕。我们请一切有良知的人们,与我们一起守护善良,停止迫害。”


法轮功学员陈建志先生在中共驻丹麦使馆前回顾7·20的亲身经历。

武汉学员:七二零当天我被抓 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来自武汉的陈曼女士,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被判刑度过了漫长的七年牢狱。她来到中使馆前、来到哥本哈根世人面前,讲述了她那天的经历:“7·20 这个日子,很多人可能认为这就是日历上的一个普通日子,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却是人类历史与生命坐标的改变。二十年前的七月十九日夜间,在我的家乡武汉,一夜之间全市的义务辅导员们全部被警方无端带走,彻夜未归。我所在片区的辅导员也在被抓之列。消息传来,大家都震惊了。


法轮功学员陈曼女士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纪念活动中,回顾720当天被抓捕及7年牢狱时对中共的重新认识。

“七月二十日清晨,当我到达炼功点炼功时,炼功点停止了炼功。学员们全都自觉留在在炼功点上等消息。据说,警方带走人时说,最迟不会超过第二天早上九点就会放人。九点过了,辅导员没有回来。很多同修准备去省委上访并要求依法放人,当时我的想法也和大家一样。抱着对政府的信任,我生平第一次来到湖北省委上访。到达省委大门口时,已有不少法轮功学员静立在大门两侧。门卫传话说省领导让大家推选代表与省领导会谈。很快,我和四位同修被推选为代表,我们一起静候在大门前。


“此时,从武汉三镇陆续赶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不少学员请假赶来上访。到下午三点多,站立在省委大门外两边人行道上的上访人数已有几百。大家都靠墙而站,非常自觉地留出了人行道靠街面的部份,供往来的行人通过。上访的学员中有八十多岁的老人,也有刚出世不到两周还在母亲怀里吃奶的婴儿。七月的武汉,风无纹丝,酷暑难耐,38度的高温,对所有到场的人来讲都是一场体能的挑战。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始终不见省委领导露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始终不见省委领导露面。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省府领导的出现。


大伙依旧静静伫立,祥和而耐心等待着,没有人讲话,没有丝毫的躁意,连吃奶的婴儿也不哭闹。


“半小时后,有警车开到了省委马路对面,一些便衣开始走入学员的人群中。省委大院对面的教委会大楼上有几部摄像机已经架好,对准了省委门前的上访人群。同时,有宣传车开来,劝大家离去。四个小时过去了!有传来消息说,省委领导已经从后门走了,所有工作人员已全部离开,省委大院已空无一人。紧接着,迅速而来的是全副武装的武警开始暴力驱散静候的上访学员。很快,所有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已在干道路段被武警全部包围,里面的人不让出去,外面的人不让进来。


“学员们依旧静静伫立,无人挪动。此时,全副武装的武警已经开到了省委大门口前面。我们再次请站岗的枪兵联系省委领导。我说:“党和国家领导人怎么会拒绝倾听群众的呼声、拒绝接待群众的上访呢?从礼节上最起码也应该告诉我们接待还是不接待啊?而且有这么多上了岁数的老人在等着。”我的话音未落,站在我们身边的一位年轻女便衣便开始向干道对面警车里的人使眼色,两名高大的便衣迅速横穿马路扑将过来,一边一个将我架起,我身体忽的一下悬空着被拖向对面的警车。此时武警士兵十人一排,开始抓人。警车上的指挥官发出了声色俱厉的命令,武警士兵立刻执行暴力抓捕。一切均在瞬间发生,还没等我过多的反应,已被人高马大的两位便衣架着拖上了警车。


“从二十年前的这一天开始,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就不能公开炼功;从这一天开始,几乎所有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仅我熟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彭敏一家俩口、夏刚、刘运朝、田礼福、叶浩、李军峡、田宝珍;以及二零一八年被迫害致死的崔海。而我被几次非法抓捕,从家里,从单位,直至最后一次将我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九年八月,我的母亲在我被非法判刑后的一个月内含冤离世。


“为什么我修炼法轮功就会从一名国家干部变成“党和国家的敌人”?为什么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违法,却一定要用暴力手段让我承认那些所谓的“反党、反政府”行为?7年的牢狱,虽然历经残酷,却也给了我充分的时间思考、分析和判断。我终于明白了在中共治下的中华大地上为什么会政治运动不断、血光杀戮连连、屈死冤魂满天、人性善良被中共洗脑后彻底魔变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中共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彻头彻尾具足了欺骗性的邪教。”


陈曼女士站在中使馆前,向那里的工作人员呼吁:“如果您还是中共的一员,我希望您能从我的个人经历中思考和明白,真诚期待您选择退出这个邪教组织。退出中共就是在停止给邪恶输血。您可以用化名到退党网站解脱与邪恶为伍的牵连,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上海学员:在狱中被全面检查身体,逃过被活摘器官


来自上海的法轮功学员的鲍学珍女士,向大家讲述她在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三年半的时间里,自己几近成为中共活摘器官供体的可怕经历:“大约在二零零三年的上半年,我被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时,监狱突然通知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要进行身体检查。检查是从头到脚都要查,眼睛、身高、抽血、验尿、妇科、B超、心、肝、肾都要检查,抽血的管子是那种很粗的大管子,针头象织毛衣的针那么粗。这样的行动在上海女子监狱进行了好几天,因为当时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那里。当时在我做B超时,检查的医生有点吃惊,马上叫来了好几个医生和警察围着看,戚戚私语。我听到他们说:“(某器官)没用了!一塌糊涂,里面都是石子,满满的,没用了。”继而他们问我这个部位感觉怎样,我说没什么。他们不吭声了,互相看了看。


法轮功学员鲍学珍女士在中共驻丹麦使馆前介绍她被非法判刑关押期间几乎被活摘器官的经历。

那时我们被关在监狱里,还不知道活摘器官的事情。检查身体后有些在上海被抓的外地学员,他们没有姓名,只有编号,后来就不见了。我们以为他们被转地方关押了,现在推测可能就被活摘器官了 。这是我逃过被活摘器官大劫的经历,我就是有可能被活摘器官的幸存者之一。”


丹麦学员:谴责中使馆把迫害延伸到海外


丹麦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女士曾身体多病, 修炼法轮功约三个月后,所有疑难病都不翼而飞。她说:“从开始修炼的那天起,至今十三年了都不需要吃药和看医生。”于是她将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了国内的亲人,她的姐姐、姐夫、妹妹都开始修炼法轮功,并因此被非法抓捕关押。姐夫已经被迫害致死,姐姐和妹妹经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已经三年多了!至今为止音信全无,也不允许家人探望。她的母亲在这种高压迫害的惊吓与对女儿的焦虑折磨下凄然离世。迫害使她家破人亡。


如今,身在海外的她,也遭受了中共使馆的无理迫害。他们利用不给她到期的护照更换作为打击报复的迫害手段,到现在她已经等待一年零四个月了,魏再群女士仍然没有得到中使馆任何说得过去的理由和何时可以办妥的通知。魏再群的合法身份证明以及自由旅行的权利就这样被中使馆遥遥无期地剥夺了!利用本国公民的天赋身份权来迫害自己民众的,除了中共独裁政权之外世界上极少有!中共就是不折不扣的邪恶流氓恐怖集团!


在中使馆门前,丹麦法轮大法学会代表正告中共驻丹麦大使冯铁及使馆签证处有关人员:最近法轮大法明慧网通告:美国政府将更加严格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已发签证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你们如果继续跟随中共,把迫害延伸到丹麦来,丹麦法轮功学员将也会把你们告上世界正义法庭和各民主国家法庭。


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女士在中共驻丹麦使馆前讲述因为修炼法轮功,国内亲人家破人亡,她自己在丹麦遭受中使馆报复迫害的经历。

年届八十的德裔女士卡伦(Karen)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今天特意从她居住的城市赶来哥本哈根参加反迫害20年纪念活动。她说:“我想向中国人说一句心里话:发生在那里的迫害实在太错了!希望中国人也能够站出来制止这场非法的迫害。”


丹麦法轮功学员、年届80的德裔女士卡伦(Karen)在给路人讲真相。

安妮特(Annette)是一位修炼大法一年多的丹麦新学员。今年是她第二次参加纪念7.20活动了。她说:“我觉得参加7.20活动很重要。因为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太令人发指了!我必须来表达我的心声。”


丹麦新学员Annette(右)在7月19日中使馆前的烛光悼念活动中。

来自丹麦日德兰半岛小城市的Skive一家三口,在哥本哈根旅行期间路过法轮功学员活动地,当他们听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烈暴行时,感到非常震惊和义愤。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