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法轮功反迫害图片集(92)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德国多特蒙德及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来到市中心圣雷诺德教堂前的广场(Reinoldikirche)举办信息日活动。学员们在现场演示功法,向民众介绍法轮功并揭露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人们了解真相后纷纷谴责中共,并为反迫害签名。


在德国政府对社交距离的限制有所放松后,许多城市的法轮功学员都又开始定期到市中心和旅游景点讲真相。这个周六是学员们在解禁后第二次来到多特蒙德的市中心。真相点一边是鲜明的介绍法轮功的横幅,横幅前学员们平和的打坐炼功,另一边是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横幅和展板。真相点吸引了很多民众。


法轮功学员在多特蒙德市中心举办信息日活动。

民众向学员了解法轮功及中共迫害的真相。


由于社交限制,学员们不能主动发放传单,可是这并没有影响民众了解法轮功的愿望。许多人主动找到学员了解真相。当说到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时,提及了中共医生在武汉肺炎期间进行肺移植手术的报道,那些健康的肺的来源很可疑。很多德国民众听到后表示“这太可怕了”。


一位中年男士告诉学员,他几年前就在真相点上了解到中共的迫害了。这几年来他一直在关注这件事,认为中共非常邪恶。他问学员西方社会对这件事有什么反应。学员告诉他许多政治家认同法轮功并谴责中共迫害的例子。这时他想起了前东德的情况并对学员说,在柏林墙倒塌之前,也有很多人希望东德的共产政权能够结束,只是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时候。


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看到关于活摘器官的横幅后特地找到学员。听完讲解后他说:“这个党(中共)非常邪恶。我知道中共强迫(被关押人员)劳动的事,于是我就再也不买中国制造的产品了。”他表示支持法轮功,并为反迫害签了名。


一位中年女士也来到真相点签名。她告诉学员自己是个医生,还说:“我一般不会参与政治方面的事,但是这个(活摘器官)太严重了。”临走时,她还拿了几份传单,表示会认真阅读,并会告诉身边的人。


一对老夫妇看到法轮功的真相点后主动找到学员。那位男士说,自己曾经去过西安并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回德国后,他在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时看到了关于法轮功的介绍及中共的迫害。他非常认同“真、善、忍” 的准则,并说:“我认为道德准则是非常重要的。我读了很多关于法轮功的文章,我觉得法轮功的准则非常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明慧记者德祥德国慕尼黑报道)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在德国巴伐利亚的首府慕尼黑奥迪安广场(Odeonsplatz)举办活动,展示法轮功“真、善、忍”美好的同时,揭露中共长达二十多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和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提醒德国民众,不能只顾眼前利益忘了道德伦理,告诫人们远离中共。


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德国法轮功学员在慕尼黑奥迪安广场(Odeonsplatz)举办活动。

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吸引了路人。有的停下脚步观看功法展示;有的阅读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展板和拿取资料;有的跟学员交谈,希望了解为什么法轮功会遭受中共迫害;也有人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并询问自己还能为制止中共迫害做些什么。


这对青年认真阅读土耳其文的法轮功真相传单,他们都签名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们不能放弃希望”


一对夫妇在信息台前跟法轮功学员交谈了很久并签了名,他们了解到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觉得非常好,也知道中共的邪恶,他们建议法轮功学员多举办这类活动,让德国社会更加了解中共的罪恶。


两位德国中年女士跟学员交谈,其中一位说自己之前已签过名,现在她对学炼法轮功感兴趣,另一位还没签过名的女士签了名。她们认为,如果把握所有的机会、收集所有能量,就能共同对抗邪恶。那位想炼法轮功的女士反复强调,“我们不能放弃希望。”


大学生凯霍尔茨(Moritz Keilholz)签名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签名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治学专业大学生凯霍尔茨(Moritz Keilholz)认为,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这太可怕了”。他表示,“德国和巴伐利亚州政府应该在加强反对中共政策上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中共做的太过分了。”


“迫害太野蛮了”


在医院工作的斯戴弗尔先生(Stäpfer)签名后表示,看到无辜的人受到中共政权虐待,很难过。在中国仅仅因为修炼“真、善、忍”就被中共迫害,让他觉得“很可怕,太野蛮了!”


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期间,斯戴弗尔先生一直跟踪有关中国的消息,“当你发表自己的看法,马上就被关起来,这太夸张了。在中国、在北京大街上,人们遭到随意殴打。”他说,“尤其在二十一世纪的当下,还存在这种情况,真是令人作呕。”他认为很多中国人分不清是非,造成这种状况跟中共洗脑分不开,“下班回家看电视、新闻都是宣传,他们没有言论自由,简直令人无语了。”


谈到德国政府很清楚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西藏新疆人、香港人的迫害,但为了经济利益一直装聋作哑,斯戴弗尔先生表示,“作为德国人我感到羞愧。说实话,我对我们德国政治家感到非常失望。”他说,“他们为了牟利,将(中共所做的)一切都默默掩盖起来。”


最后他表示,那些通过对中共迫害人权装聋作哑所得到的经济利益,“现在反正都被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给毁掉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明慧多伦多记者站报道)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加拿大也深受其害。鉴于安省颁布了居家令,加拿大多伦多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从三月以来暂停了各处的法轮功真相点。五月安省疫情有所减缓,学员就恢复了两处华人真相点:市区的唐人街和士嘉堡区的太古广场,在那里摆放了真相展板、标语,以及“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平台,并在遵守与人保持两米社交距离的规定下向过往民众讲述真相。不少在真相点遇到法轮功学员的民众都表示,自己真有缘在这个特别时期能遇到法轮功学员,得到他们的帮助,并能三退保平安。


多伦多唐人街的退出中共服务中心。

大多伦多士嘉堡区太古广场前法轮功学员打出的真相横幅。


大陆移民:我退了!我从此得新生


技术移民加拿大多年的宋先生经过市区唐人街的真相展板前,他驻足对学员说:“法轮功有盼了,共产党没几天了。”他说:“我以前对法轮功有过一些了解,知道法轮功是好的,‘真善忍’是对的,是普世价值,是人们应该推崇的。”


他还说:“中共从来没有实话可言,新闻都是假的,就是现在拍摄的那些电视剧、电影也都是骗人的。”学员对他说:“看来你是明白人。”


谈到目前的疫情,宋先生说:“中共是非常的邪恶,邪恶到用十四亿中国老百姓作为基础,去欺骗全世界的人。”当学员给他讲法轮功受迫害二十多年并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真相时,他说:“这事我知道。中共就是邪恶。”


宋先生说:“我还知道中国和中共是不一样的。我很推崇中国的传统文化,但中共把中国的传统文化都给毁了。”学员给他讲述“三退”的重要性时,他说:“我非常赞同你说的,远离中共就能摆脱‘中共病毒’。如果我要退的话需要举行什么仪式退吗?”学员告诉他:“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只要自己心里真正的与中共划清界限,用化名或真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退出就可以。你可以在这里的‘三退’表格上填上,我们会帮你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


宋先生在“三退”表格上用真名写了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团和队,并在留言栏里写道:“我从此得新生”。


学员看着他那么高兴的样子,就对他说:“你回去把‘三退‘的重要性告诉家人和朋友,救人一命是很大的威德。”他说:“好,太谢谢你们了!今天很幸运能遇上你们!”


大陆游客:法轮功学员的善感动着我们


来自中国天津的崔女士和女儿二零二零年三月(两个多月前)来到多伦多旅游,由于当时中国大陆的疫情严重,不想回去,而现在的机票又贵,所以暂时不能回去,她们在这里没有收入,又要支付房租,所以生活很艰难,经常到唐人街买一加币一袋的蔬菜。最近的一天,她们俩到唐人街买菜,遇上了法轮功学员申女士,当时申女士正在给一位基督徒讲真相,基督徒看到这母女俩跟学员打招呼,他就主动退到旁边等候。


申女士得知这母女俩的困境,就从包包里拿出自己的五十元现金递给这位母亲:“去多买点菜吧,不能饿着。”她们俩很感动,但婉言谢绝了。站在旁边的基督徒愣住了,这个举动使他感到吃惊,并流露出敬佩的眼神,他说:“我还以为你要拿资料给她们呢,没想到你是拿钱给她们,你真善。”后来这三人就一起听了申女士讲真相,明真相后做了三退。


因为夏日即将到来,过了几天申女士又专程约了那位母亲,给她送去了一些夏季的衣服,她收下了几件,并一再的表示感谢。申女士说:“这都是我的朋友——法轮功学员帮忙找的。”还送给了她一个播放器,里面是专门录制好的大法真相音频,为了使她们便于收听,还打印了一张附有详细内容的目录。


崔女士后来遇到法轮功学员就说:“这个经历真的让我体会到了法轮功修炼者的善,我第一眼看到法轮功学员就觉得非常慈祥、慈悲的,真的是太善了。真是感觉跟你们比亲姐妹还亲。把我感动的真的是都热泪盈眶了。我有你们的联系方式,我也要去跟你们一起学炼法轮功。”


西人保安:真相横幅让人明白要远离中共


在太古广场前拉真相横幅的法轮功学员杨女士说,真相标语向人们展示了这肆虐全球的疫情就是中共所致。过往车辆看到横幅内容之后,纷纷向法轮功学员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一位华人在等红灯的间隙看完横幅上的内容,之后就很兴奋的使劲按喇叭,向法轮功学员竖大拇指。一些西人向学员们招手,并竖起大拇指。一个巴士司机很认真的看横幅上的内容,因为横幅很长,他需要拧着脖子看,看明白之后竖了大拇指。有一次,一位学员大概数了一下,当天他看到有二十多辆车的司机经过时为学员竖起大拇指。


一位在太古广场做安保工作的西人先生看到法轮功学员拉横幅之后,过来询问横幅内容。学员向他讲述了中共病毒的相关信息,并给了他一份英文大纪元有关中共病毒疫情的特刊。


第二天这位保安先生又找到了学员,表示自己回家看了特刊上的内容,他非常同意上面写的,自己也都明白了。最后这位先生还和学员说:“疫情期间本来太古广场内部是不对外开放的,但是你们如果需要喝水或者上洗手间,只要提我的名字,保安就会让你们进去。”


一位四十多岁的西人看到横幅,过来了解了“中共病毒”这个名字的由来后表示非常赞同,“我知道很多社会主义邪恶的事情。”然后他还给每个横幅都照了相,并解释说:“我要把这些照片全都传到社交媒体上去,让我的朋友也了解了解。谢谢你们让人远离中共。”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