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法轮功反迫害图片集(208)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四日】(明慧澳洲悉尼记者站报道)自悉尼基本控制疫情后再次开放户外集体活动最近两个多月中,人们在后半周及周末的悉尼市中心主街上经常能看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身影,他们举办的每次活动都吸引不少民众关注。

部份法轮功学员在悉尼市政厅(Town Hall)前举横幅,呼吁民众签名支持“结束中共”和讲真相。
民众在悉尼市政厅(Town Hall)前驻足了解真相签署“解体中共”请愿书。

活动中,法轮功学员打出“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 天佑中华”、“退出中共邪党 远离中共病毒”、“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中共隐瞒疫情、祸害中国和世界”等醒目横幅。他们在了解真相后,纷纷在“解体中共”请愿书上签名,并表示:全世界人民应该联合起来歼灭中共。


法轮功学员在悉尼百老汇购物中心(Broadway Shopping centre)打横幅,传播真相。


民众驻足和法轮功学员交谈了解真相并签署《解体中共请愿书》。

悉尼大学生:全世界人民应该联合起来歼灭中共


尼基塔(Nikita Hussein)是悉尼大学的学生,路过法轮功展位时主动签署“解体中共”请愿书,她表示自己知道中共隐瞒疫情促使瘟疫蔓延全球,使许多人失去生命;她认为全世界人民应该联合起来歼灭中共。


尼基塔还表示:举办这样形式的活动很好,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共的邪恶,从而远离中共。她说:“我阅读过许多有关中共罪行的真相资料,我还知道中共活摘器官的事,这肯定是错的。你们今天做的很好!”


来自意大利的糕点师:人们都学法轮大法 世界将变的祥和美好


意大利的糕点师玛缔娜(Martina)认为法轮大法很好。

十月二十九日,在悉尼市政厅(Town Hall)前有一位来自意大利的糕点师玛缔娜(Martina)是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她认为:法轮功是很好的打坐养生方法。但是因为在中国很多人学炼,这令中共极权深感恐惧,因为他们担忧会威胁其独裁统治,所以开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玛缔娜还说:现在世界争端众多,如果大家都能学法轮大法修炼者以和平方式来解决问题,那世界将会变的祥和美好。


悉尼老师:我们越快制止中共行恶越好

澳洲人朱丽叶·乔哥普洛斯(Julie Georgopoulos)老师与女儿。

十月三十一日,澳洲人朱丽叶·乔哥普洛斯(Julie Georgopoulos)老师与女儿一起签名支持“解体中共”。她说:我听说了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她还说,通过这次中共病毒的疫情蔓延全球,我们更加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我认同法轮功学员信仰的“真、善、忍”,而不认同中共的“假、恶、斗”。


她指出,中共不但在中国洗脑中国人民,还给全世界人民洗脑。许多国家因为经济利益,或被收买,对中共糟糕的人权纪录不发声,以至让中共肆无忌惮在全世界行恶。


朱丽叶最后感谢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帮助我们了解中共邪恶真相,非常受益。我们要越快制止中共行恶越好,绝对是这样的。我将把了解到的这些消息在我的社交媒体传播。


悉尼日裔女士:正义必定战胜邪恶!

日本女士洋子(Yoko)和西蒙·佩奇(Simom Paige)二人都支持“解体中共”。

从悉尼近郊巴瑟斯特(Bathurst)城开车三小时来到悉尼的日本女士洋子(Yoko)和西蒙·佩奇(Simom Paige)走过真相横幅,他们驻足阅读并签名支持“解体中共”。


洋子女士表示:中共对待人民不公,做尽坏事,我不喜欢中共。她认为,正义必会战胜邪恶。我们应该通过征集“解体中共”签名去传播给周围人,共同制止中共行恶。


西蒙接着说:(中共)把邪恶罪行渗透到澳洲和世界。他们认同全世界都应该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如果不这么做,中共会把邪恶扩张到全世界。

法轮功学员在马丁广场演示法轮功五套功法,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
法轮功学员在澳洲悉尼金融和政界聚集地马丁广场(Martin Place)打横幅、讲真相。

共产主义绝对是人类一大灾难 我们要为正义发声

天主教徒罗斯林·亚历山大(Rosslyn Alexander)要多拿“结束中共”(End CCP)的单张到教堂去发。

葛莱格(Greg)表示支持“结束中共”。

十一月二十七日,葛莱格(Greg)在马丁广场表示支持解体中共,并谈到为什么不能要共产主义:“因为共产主义是反人性的。全世界人民都来反对共产主义,它就没有藏身之处。世上没有完美的社会制度,但是共产主义绝对是人类一大灾难。”


他认为法轮大法很好,是一种教人修心向善的佛家功法。中共这么多年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甚至活摘器官罪大滔天,这肯定是来自中共最高层的命令,所以独裁者必须要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要判他终生监禁或者处以死刑。我们要为正义发声,再不发声就晚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明慧记者德祥德国慕尼黑报道)“对中国发生的事和中国(中共)正在干的事,我觉得欧洲反对的太少了。”茂斯-汉克(Angela Mauss-Hanke)女士说,她刚刚和先生一起签名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希望能通过签名解体中共,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和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在德国慕尼黑举办了信息日活动。向德国民众介绍什么是法轮功,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同时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法轮功学员摆放“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介绍法轮功五套功法”、“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和“解体中共”等展板,引人注目,特别是学员们展示的功法演示,留住了很多人匆匆的脚步。人们跟法轮功学员交谈,倾听法轮功的真相。很多人接过资料,明白了真相的人们,纷纷在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解体中共请愿书上签名,有时还得排队等待签名。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在德国慕尼黑市中心玛琳广场(Marienplatz)举办活动。

人们想了解法轮功真相。


信息日活动中,民众签名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心理分析学家:中共迫害真善忍 太可怕了

德国著名的心理分析学家茂斯-汉克女士(Angela Mauss-Hanke)和先生法律专家茂斯博士(Dr. Mauss)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十一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在慕尼黑市中心玛琳广场(Marienplatz)举办活动。前边提到的茂斯-汉克女士(Angela Mauss-Hanke)是德国著名的心理分析学家,在家乡和慕尼黑都有诊所,她还长年担任《国际精神分析杂志》的欧洲主编等多项要职。她和先生法律专家茂斯博士(Dr. Mauss)一起签名,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对于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迫害,中共禁止人们修炼真、善、忍,茂斯-汉克女士表示,“我能说什么呢,太可怕了!”她说自己前一天刚刚看过一个有关中国总理的视频,视频中他讲到课堂内容及如何教育孩子,“一切都为了达到服从和训练目的,你必须遵守国家规定等。那里不乐见这样的原则(真、善、忍)。”


茂斯-汉克女士认为经常可以听到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和一些少数族裔等的消息,“现在香港局势的发展,非常可怕,我的一些朋友也这么认为。最后一些民主派议员也辞职了。”她说,“我们非常担心台湾,恐怕台湾会成为下一个(香港)。所以我们现在要签名来反对(中共)。”茂斯博士表示完全同意太太的看法。


“必须让全世界都知道!”

伊万尼卡女士(Alicia Ivaniak)认为中共就是魔鬼。

伊万尼卡女士(Alicia Ivaniak)签名后表示,“把人当奴隶是最糟糕的。我刚才看过那些照片,这让我流泪。他们电击妇女,太不人道。这种事的存在,太让人伤心了。”她说,“对此人们必须抗议。如果人们不团结也没有用。必须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

说到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伊万尼卡女士表示,“那意味着,他们(中共)不光是剥夺人们的自由,还要夺去人们的灵魂。他们就像魔鬼。”“魔鬼干什么,魔鬼要夺走我们的自由意志,中国政府(中共)也是这样做的。”伊万尼卡女士说。


“一个人想做点好事并不容易”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在慕尼黑市中心森德格大街(Sendlinger Straßer)举办信息日活动。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在慕尼黑市中心森德格大街(Sendlinger Straßer)举办信息日活动。有一位德国男士带着女儿跟法轮功学员赵女士聊了很长时间。得知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人下毒手,他们非常震惊,他对中共邪恶本质的认识也比较深刻。


赵女士也跟他谈到《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他提到自己也阅读过这方面的书。当时天气很冷,那对父女穿的又很少,说话时身体冷得直打哆嗦。等到他们签名时,手都冻僵了,胳膊都动不了了,硬挺着签了名。赵女士看了很感动,说,“一个人想做成一件好事并不容易。”那对父女很赞同这种说法。




涉嫌被中共活摘器官的江先生(图中)(图片:明慧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明慧记者王英编译报道)以色列新闻网Haaretz十二月二日刊登记者David Stavrou的文章说,中国每年有二万五千人因器官被强摘而失踪。文章披露,在中共的供体档案中,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被当成一个个数字号码,特定号码的人被送往医院后,就失踪了。


刘慧琼在欧洲通过视频告诉Haaretz新闻网,“审讯从晚上九点开始,第二天中午才结束。五个警察没有打我,但另外还有一个人,他殴打我并威胁说:‘我要摘掉你的器官,然后烧掉你的尸体。’”


文章说,二零零一年,二十九岁的刘慧琼因修炼法轮功被关进北京劳教所。之后,她被带到医院进行体检,她告诉那里的医生,她有心脏病。但医生说,她的心脏很好。“我问医生:是否会摘取我的心脏。医生说,那得要由上级决定。”


于是刘慧琼开始绝食。八天后,她的体重只剩下八十斤。医生认为她的器官不能用了。


刘慧琼在被关押期间还做了验血、量血压、X光透视和心电图检查。“有时候他们会带我们去医院检查;有时候,一辆装有医疗设备的大型车辆会来劳教所,体检就在车里进行。”


“每个人都被给了一个号码,医生会跟进我们的情况。 医生只知道我们的号码,不知道我们的名字。有时,他们会要求将特定号码的人送往医院,那些人就再也没有回来。”


刘慧琼还有另一个重要证据:“我第一次被送往医院之前,他们给了我一张有我指纹的表格让我签字,”她回忆道。“表格已经填好了,但上面的人名和地址不是我的。 我不想签,但是他们非让我签。他们还不让我知道我签的是什么。当我问与我一起被捕的妇女时,她告诉我,这是一份同意书,就是同意死后捐器官。”


二十年来,中共当局被指控酷刑折磨并杀害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并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


据悉,生活在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族人也受到压迫、种族清洗甚至种族灭绝。中共也从他们身上强摘器官。


独立调查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认为,强摘器官的行径一直在发生。“中共在一九九四年在新疆执行死刑时,就在囚犯身上做过活体摘取器官试验。一九九七年,中共的医生就小规模的从维吾尔族政治犯和宗教囚犯身上摘取过肝脏和肾脏,然后将器官移植给高干。”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移植器官的数量急速增加,“随之而来的是器官移植数量爆炸式增长,”葛特曼说,“这是因为中共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造成的。”


葛特曼二零一四年出版了题为《屠杀:大规模杀戮,摘取器官,中共对异议人士的秘密解决方案》的书。 他说,中共强摘器官的规模不是零星或局部的,“中共每年移植器官的数量在六万到十万例。中共无意拆除其庞大的器官移植设施。”


文章说,葛特曼不是唯一怀疑中共的人,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法庭去年发表了一份报告,裁定中共对无辜受害者进行强摘器官的行为是“反人类罪”,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暴行 ”。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