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法轮功反迫害图片集(200)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日】二零二零年十月以来,美国洛杉矶法轮功学员每个周日都会来到世界旅游景点圣莫妮卡海滩集体炼功,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及远离中共、三退保平安等信息。了解真相后的人们纷纷签名支持“解体中共”。


二零二零年十月以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每个周日都会来到世界旅游景点圣莫妮卡海滩集体炼功,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美好。

法轮功学员跟这位年轻人迈克(Mike)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一位住在圣莫妮卡海滩附近的男士告诉学员,自己是早年从英国移民来美的,他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在这里炼功,对法轮功有深刻的印象。他还告诉学员,他知道中共在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学员器官的罪行。他说:“我叫我的朋友们不要买中国制造的东西,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他还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反驳五毛的错误言论。他也签了“打倒中共恶魔”。


二零二零年十月以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每个周日都会来到世界旅游景点圣莫妮卡海滩告诉民众中共的邪恶,了解真相后的民众纷纷签名支持解体中共。

洛杉矶居民克林顿·艾弗里尔( Clinton Averill)表示,他有几个中国朋友,所以对中共的独裁专制有一定的了解。 他对中国民众没有信仰自由表示同情,他说:“我希望他们可以像美国人一样,享受同样的自由。”并说:“这应该是每个人的权利。”他认为中共不仅迫害中国人民、也危害世界;所以,他签名支持解体中共。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真相车队也来到圣塔莫妮卡海滩附近,车顶上的中英文广告牌向人们传达“法轮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真善忍好”、“打倒中共恶魔”(Eliminate The Demon CCP)、“快退党团队自保”等信息,希望人们远离中共得到平安。


在公园附近健身的戴维(David)看到真相车队后,特地到炼功点索取大法真相传单。他表示自己知道这次疫情与中共刻意隐瞒有密切关系,签名支持解体中共,并说:“我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共的讯息,中共政府太邪恶了。”


来自夏威夷的游客伊丽莎白(Elizabeth)表示,之前在其它地方就看过关于中共说谎,导致疫情扩散全球的真相传单。她非常认同解体共产党才可以拯救世界,所以她签名支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明慧记者德祥德国慕尼黑报道)慕尼黑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而一度封城,疫情缓解后封城解冻,德国法轮功学员每周至少一次在慕尼黑不同地点举办活动,向人们展示法轮功的美好,同时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并告诉德国民众,中共应为瘟疫的全球蔓延承担责任,呼吁人们远离中共。


了解了法轮功真相的人们纷纷签名,谴责中共。很多人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蔓延,对中共本质认识越来越清楚。近一个月来,很多人在“打到中共恶魔”的表格上签名。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慕尼黑法轮功学员在帕兴(Pasing)火车站举办活动。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慕尼黑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玛琳广场(Marien Platz)举办活动。

“我们的世界正向好的方向转变”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法轮功学员在慕尼黑帕兴(Pasing)火车站举办活动,一位男士非常反对共产党,他签名后告诉法轮功学员,“为什么美国大选很多人暗箱操作选票(企图阻止川普当选),因为川普继续当选后,他会在全世界实行很多非常正义的举动。”他觉得这是很多共产党势力不愿意看到的现象。

慕尼黑法轮功学员在帕兴(Pasing)火车站举办活动。

十月十九日在帕兴(Pasing)火车站,一位年长的德国先生对法轮功学员说,“共产党这么坏,光是不跟他们做生意根本不够,应该全部关闭他们的使领馆。”


一位德国女士在制止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打到中共恶魔”的两个表格上都签了名,并说,“(活摘器官和中共)这两个事马上都会消失,因为我们的世界正在有个巨大的转变,向好的方向转变,马上就会好起来。”她还很高兴的拿上“打到中共恶魔”的传单,希望能让其他人也来签名。


十月十日,在市中心森德林格大街(Sendlinger Stasse)举办活动时,虽然一直在下雨,还是有很多路人主动走过来签名。一位男士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惨烈后说,“你们非常勇敢,能把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说出来(指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滴水穿石,我愿意当一滴水”

慕尼黑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玛琳广场(Marien Platz)和森德林格大街(Sendlinger Stasse)举办活动。

九月十日在市中心玛琳广场(Marien Platz),麦德女士(Christine Meindl)签名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她曾在慕尼黑一个炼功点学炼过一段时间法轮功,知道法轮功很好。她说虽然她的签名力量很小,但是,“我愿当一滴水。因为德国有句谚语,滴水穿石。”


麦德女士还对法轮功学员讲述了一段往事。一次她跟旅游团到北京旅游,最后一晚在天安门广场,突然她想起了法轮功,就对导游说,“法轮大法是怎么回事儿?”导游愣住了,赶紧左右张望,作出了“嘘”的动作。“我当天还见到他。第二天,他本该送我们去机场的,却没再露面。”麦德女士说由此她更知道法轮大法很好(因为中共害怕和打压法轮功)。最后,麦德女士祝愿法轮功学员一切顺利。


八十岁的瓦晒特女士(Inge Warscheit)退休前是商界人士,她签名后表示,活摘器官是一件残忍的事,“我不能容忍这些,这应该受谴责,太糟糕了。在德国根本无法想象有这样的事存在。”“无法相信人们会这样被人屠宰。”瓦晒特女士说,“就这样活生生摘取器官,这是最糟糕的事,太恐怖了。就象纳粹时代一样,一模一样。”

慕尼黑法轮功学员在森德林格大街(Sendlinger Stasse)和玛琳广场(Marien Platz)举办活动。

九月二十四日在市中心森德林格大街(Sendlinger Stasse),艺术家萨科女士(Sabina Sakoh)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她认为法轮功遵循的真、慈、忍原则是“崇高的真理,我觉得很美好。”她对学员说,“虽然很难,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得到更多的力量,能够成功反对这个独裁政权。”

法轮功学员在霍亨索伦广场(Hohenzollernplatz)和玛琳广场(Marien Platz)举办活动。

信息技术咨询师和友人一起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

一位信息技术咨询师和友人一起签了名,得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他说:“西方人购买器官,背后就有受害者,一定要制止器官旅游。”

他认为德国“不应该如此依赖中国”,“我们现在已经看到这点。为了尽可能多地创造利润,把生产全部转移到中国,从而产生依赖性,不敢再批评中共,这意味着不再中立。我们必须摆脱这种做法。”


九月五日在霍亨索伦广场(Hohenzollernplatz),心理理疗师阿哈琪女士(Achatzi)签名制止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她说,“我读了展板的内容,只要人们听闻这件事,都得来签名。”


香港人:赶快灭掉中共所有人都安安乐乐


在慕尼黑生活的香港人陈女士签名后说,“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香港年轻人?每个人都有自由,现在香港变成什么样子了。”她说不光是香港,全世界人都受到中共威胁。

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在中国却被禁止和打压,陈女士认为,“有信仰的人都是好人,象共产党那样没信仰的人没有廉耻,所以什么都做得出来。”她说,“赶快灭掉中共,所有的人都能安安乐乐过日子。天灭中共!”





图片:明慧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委在全国范围内,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推出所谓“清零”的谎言,实质是变换手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面对骚扰,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都知道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他们堂堂正正拒绝骚扰人员。


沈阳市孟凤秋的家属:“她做啥坏事了?偷了?还是抢了?”


法轮功学员孟凤秋,家住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文化社区。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午,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文化社区一个女的,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孟凤秋的丈夫,问人(孟凤秋)在哪,(她)有电话没有。


孟凤秋的丈夫问:你是要人口普查吗?她说:不是,是因为她炼法轮功的事。孟凤秋的丈夫说:她做啥坏事了?偷了?还是抢了?她的事我不知道,没联系。那女的还问:你们离婚了吗?她和孩子有联系吗?孟凤秋的丈夫说:没联系,我们都是成年人,你别骚扰孩子。她说不会、不会,我也是“上边”让干的。最后那女的还说:派出所还得找你。


二零二零年八月份,虎石台镇文化社区一女的还打电话骚扰孟凤秋年迈的公公、婆婆,说是调查信息。孟凤秋的大伯打电话给社区官员说:两个八、九十岁的老人了,做什么坏事了,你们调查信息,是不是闲的?!社区官员说:再不打了。


近几年,当地派出所和社区人员多次打电话或上门骚扰孟凤秋的公婆、丈夫、孩子、女婿,给宁静家庭制造精神压力,破坏和谐。中共利用这些人制造一波又一波的“运动”,老百姓哪来的安居乐业?


舒兰市陶玉清的家属拒绝吉舒街道人员骚扰


法轮功学员陶玉清,家住吉林省舒兰市吉舒街道。警察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陶玉清的公公,让他劝儿媳别再炼法轮功了,被她公公严厉拒绝。


他们又上陶玉清的丈夫的煤场,让他配合,去他家给陶玉清录像,也被陶玉清丈夫拒绝。


法轮功学员:“学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你们警察还怕好人多吗?”


法轮功学员马白藕,家住河北保定定州市号头庄乡唐家庄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马白藕正在家里哄小孙女睡觉,村公安员白志龙带领号头庄乡派出所所长陈亮和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来到她家骚扰。


陈亮看到马白藕在家,就说:在家呢?过一两天,到乡里去一趟,别让我们再来找你。马白藕说:“学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你们警察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他们赶紧往外走。


几天后,白志龙一个人来到马白藕家,让她到某处去一趟,遭到马白藕拒绝。然后,白志龙在门口大声吵叫,马白藕告诉他这样做对他不好。白志龙说:我干这事(指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多了,我有什么事,我不怕遭报。


十月三十日,白志龙又带领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来到马白藕家,让她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马白藕对他们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到真相大白、法轮功平反的时候,那就是你们迫害好人的证据,是在害你们。那时你们还有未来吗?


那两人说:我们还有事。赶紧往外走了。


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现在(所有的病)都好了”


法轮功学员刘国英,家住四川省彭州市。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彭州市丽春派出所一个姓唐的警察打电话,要和法轮功学员刘国英谈话,刘国英拒绝以后,姓唐的警察又多次打电话干扰,还多次打电话找刘国英的儿女。


九月三十日,姓唐的警察又打电话约刘国英到彭州园见面。当天下午,刘国英到了彭州园,来了两个派出所的警察,其中一个是穿着警服的邱姓警察,另一个穿便衣。一来,他们就照像,被刘国英制止。


在谈话时,刘国英讲了她修炼前所有的病,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现在都好了。警察趁刘国英不注意,偷偷地拍了她的照,被刘国英发现,要求删除照片时,他们把手机上的照片推动飞快,让她看不清。


附:

骚扰河北保定定州市号头庄乡唐家庄村法轮功学员马白藕的人员:号头庄乡唐家庄村公安员 白志龙 15230228639 骚扰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陶玉清的人员:马荣哲 电话号 13500901352。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