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法轮功反迫害图片集(115)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明慧记者站美国华盛顿DC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集会,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夜幕降临,他们点燃手中的蜡烛,悼念二十一年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举办集会和烛光守夜,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


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四千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关进监狱,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精神折磨和经济敲诈,甚至活摘器官。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因为中共竭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盖,这些数字仅仅是实际迫害案例的冰山一角。


多位法轮功学员在集会上讲述了他们的亲身经历。来自大连的三姐妹——王春荣,王春英和王春彦都曾是事业成功人士,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们事业被中断、身陷囹圄,总计被关押十六年半;兰州大学博士生谭晓荣和丈夫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夫妻二人被判劳教,当时两岁的儿子失去了父母的照看;二十一年的迫害占据了九零后女孩王玺生命中的大部份时间,这场迫害让她和弟弟在童年和少年时期就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痛,但她相信象她父母一样为信仰和正义而抗争的法轮功学员是当今真正的英雄;前吉林建筑师赵庆凯多年来目睹妻子和两个姐妹因不放弃信仰而被迫害,他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经历过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妻离子散的生活,他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认为中国人只有退出中共才有希望。


二十一年来,在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向世人讲清真相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善良民众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中国民众已超过三亿六千万。


大连三姐妹身陷囹圄长达十六年半


来自辽宁大连的王家三姐妹,各自拥有一份成功的事业——二姐王春荣是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三姐王春英是大连中心医院主管护士师,四妹王春彦拥有一家贸易物流公司。她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社会上受到赞誉。


然而,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非人政策。三姐妹多次被非法抓捕判刑,刑期总计达十六年半。王春荣的会计师事务所陷入瘫痪,七十多名员工失业;王春英因多次遭受酷刑折磨,导致上肢萎缩,至今左手发麻、手指根皮肤发黑;王春彦公司业务停滞、声誉受损,仅二零零一年被抓捕时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一百三十万元人民币。


王春彦、王春荣、王春英三姐妹。

在集会上,王春荣回忆了三姐妹在一九九九年初秋去北京上访的经历。“我们姐妹三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无穷,深知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因此三人不约而同地想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她们在北京遇到了大连的法轮功辅导员陈真利和孙连霞,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回到大连后,先后被迫害致死。孙连霞是二零零零年年一月被迫害致死的,遗体停放在王春英工作的医院,王家三姐妹闻讯赶到太平间,看到孙连霞的遗体面目皆非、后背全是伤。


王春彦说,二十一年以来,她认识的法轮功同修中有二十一人因迫害失去生命,多人被长年非法监禁。近日,又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大连市国保警察有预谋的统一绑架、非法抄家事件,又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大连被迫害致死。


王春英曾被两次关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历经五年多的酷刑折磨。“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魔窟里,每个月都要在认罪认错的考核表上签字,我拒绝签字,被大队长张春光、教导员李明玉、等六名恶警察强行铐在两张双人铁床的中间,右手被铐在铁床上铺的铁栏杆上,左手被铐在铁床下铺的铁栏杆上,人蹲不下也站不起来,被手铐紧紧铐住的双手,很快就肿起来了呈黑紫色,然后警察用脚使劲的踹床,直到踹不动为止,我被抻的紧紧的,全身象撕开了一样。警察不时的晃深深卡在手铐内的双手,疼痛更加剧烈,象在切开的刀口上再撒上一把盐,疼的撕心裂肺,当时沈阳的气温是零下十七~十八度,但我浑身大汗淋漓。”


中共酷刑示意图:抻铐。

“在这其间警察还反复逼我签字,拒绝就继续铐,一直到下半夜一点半他们才把我放下来,整整铐了十六个小时,手肿的象馒头呈黑紫色,手腕、手背十几处皮肤被手铐磨破了,流得血都干涸了。在马三家每个月都要面临着拒绝签字被酷刑的迫害。”


王春英回忆道,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是她在马三家的最后的一个“七二零”,经过两个月的精心准备,她将一条两米长、一尺宽的横挂在了马三家二楼的红墙外,上书“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王春英说:“我们用行动告诉世人、告诉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无论怎样的酷刑迫害,都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真、善、忍’的正信,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迫害最终都将失败。”


博士生进京鸣冤 夫妻被判劳教


在人们的印象中,知识分子因为“思想问题”被送入农场强迫劳动改造,已经是半个世纪前的历史了。实际上,这样的事情仍在当今的中国发生。


二零零一年元旦,兰州大学博士生谭晓荣和丈夫带着两岁的儿子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多个警察拳打脚踢拽上警车。回到徐州后,夫妻二人再次被抓、被抄家,孩子无人照看,在全国各地的几个亲戚家流转。夫妻二人在被关押数月后,分别被判劳教一年半。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谭晓荣参加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

劳教所的卫生和饮食条件极差,还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安排了两个互监,不但二十四小时监控,而且任意打骂侮辱。女人也要做重体力劳动,如翻地、砍树、沙子装车等,很多可以用机械或耕牛完成的工作也要用免费的劳力来做。


谭晓荣说:“任何一项普通的劳动,在劳教所里都可以变得非常残酷,因为他们要求极快的速度,定量要求很大,强迫到极限,比如装满一车沙子,要求十分钟完成,要每分每秒都拼命干,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快快。否则有更残酷的折磨等着你。”


谭晓荣曾被罚站四天三夜,腿疼浮肿、头晕迷糊。当时还有一位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玉,被罚站达半年之久,已经不能站立,处于随时昏迷的状态,而两个互监强拉着她跟着跑步或劳动,如果打瞌睡,会被大喝、重击、踢腿,或用牙签扎眼睛。


劳教所还专门给法轮功学员抽血、量血压,当时谭晓荣不明所以。几年后,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爆出后,谭晓荣才明白劳教所的目的。


与谭晓荣同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侯有芳被活活打死,另一名二十八岁的学员宋彦昭在男队被迫害致死。中共对这些消息封锁得极严,即使是关押在一处的人也不知内情。


她说:“我所经历的一切,跟其他同修比起来,非常的轻微。我所知道的其他同修遭迫害的情况也是冰山一角,多数是从其他人口中得到的零碎消息拼凑起来的,或者根据一些迹象推断出来的,完整的是出来后看明慧网得知的。中共的邪恶超乎想象。”


“九零”后女孩:父母坚持信仰与正义 是真正英雄


美国马里兰州一所公立小学的教师王玺在集会上讲述了自己在幼年就经历迫害。

“二十一年,占据了我生命中大部份的时间,正是因为这场迫害,让我还不长的人生就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痛。”“九零”后女孩王玺现在是美国马里兰州一所公立小学的教师。在她七岁那年,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曾经幸福的四口之家落得家破人亡。尽管历经种种磨难,一家人对于“真、善、忍”的信念不曾动摇。王玺说,她理解父母对信仰的坚持,并为此感到自豪。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三日,因为印刷大法资料,我妈妈的印刷店被抄,我爸妈,两位员工还有三位同修一起被绑架,所有值钱物品全部被抢走,折合人民币十几万。当时只有八岁的我独自在家边哭边等,却一整晚都没人回家。”


被释放几个月之后,王玺爸妈决定去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刚到天安门广场,他们就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紧接着他们就被一群警察按倒在地、拳打脚踢,爸爸的眼镜被警察捣碎,整个脸被打得鲜血直流,后来他们被拖到一个大巴车上,送到了海淀看守所。经历了六天的刑讯折磨,他们被遣返回了老家潍坊。”


因为不放弃信仰,她的父亲前后被关押八年之久,母亲长年流离失所,屡次被抄家。“年幼的我,在本应该无忧无虑的童年,也因这一场残忍的迫害,经历了无人诉说的痛苦。”


二零零一年,父亲被判劳教三年,为了保护母亲不再被抓,十岁的王玺只能一个人从潍坊坐几个小时火车去青岛李村劳教所探望父亲。非法劳教结束后,父亲回到原单位工作,原本是深受学生爱戴的大学英语老师,却被单位安排看大门和打扫学生宿舍。


二零零七年,父亲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狱时原本一百八十斤体重被折磨得只剩一百三十斤,身体也变得非常虚弱。二零一五年,王玺到美国读书还不足一个月时,五十岁的父亲骤然去世。


王玺在集会上说:“我的爸爸就在这场迫害中永远离开了我,我多么希望他也可以这在这里,和我一起大声说出中共的邪恶行径。更让我难过的是,时至今日,灭绝人性的迫害还在中国继续,还有更多善良的人在酷刑折磨中失去生命,更多的家庭经历着家破人亡的惨剧,而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在中共的集权统治和教育体制的洗脑下,人们都认为政府说你错,那你就是错;政府抓你去坐牢,那你就是坏人。纵然我从不认为爸爸妈妈是做错了事的坏人,但年幼的我也曾一度对他们坐牢的事感到自卑和难以启齿。后来,我终于明白,在如今这个没有战争的世界,像他们一样愿意为了正义和信仰去抗争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是值得我骄傲的人。”


前吉林建筑师认清中共 “三退才有希望”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来自吉林的建筑师赵庆凯参加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

一九九九年,吉林省建筑师赵庆凯正处于开创事业和筹备新婚之中,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镇压,让他陷入妻离子散之苦。目睹身边亲人无辜遭受迫害,让他彻底明白了共产党的邪恶本性,他认为“拒绝中共,三退才有希望”。


赵庆凯的妻子马春霞一家三姐妹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冤狱监禁,他的岳父在三个女儿陆续被抓后,一夜间白了头。


为了逃避抓捕,儿子六岁那年,春霞独自一人坐上南下的火车。赵庆凯说:“离别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法形容!我搂着六岁的儿子放声痛哭,原本幸福的家,在中共的暴政高压下,使我们夫妻就这样活生生的分离了。”


六年后,一家人在美国得以团聚。在自由的环境中,赵庆凯和儿子也走入了法轮功修炼,身心受益,找到了人生真正的目的。


回顾人生前四十年的经历,赵庆凯说:“中共这个西来的共产主义幽灵在杀害我们华夏子孙。”他希望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能了解法轮功真相,远离中共,退出党、团、队才能获得希望。


拒绝中共 与善良同行


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葛敏在集会上呼吁良知尚存的人们远离中共,与善良同行。

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葛敏在集会上说,法轮功指导人修心向善,同时强身健体,引导社会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而西来幽灵共产党崇尚“假、恶、斗”,本质就是与“真、善、忍”为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波及到社会各个角落,民众被中共的造假宣传洗脑迷惑,无端仇恨法轮功,一些人甚至成为中共帮凶。中国社会变得金钱至上、信仰缺失,道德一日千里急速下滑。


二零二零年初爆发了武汉肺炎,中共隐瞒疫情,给全世界造成巨大的灾难,中国大陆以外感染逾一千三百万人,已造成至少五十七万人死亡,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追责声浪此起彼伏。处在内忧外患、四面楚歌中的中共,仍然没有停止打压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二零年上半年,又有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去世,其中十五人是在中共的监狱、看守所、派出所非法关押时被迫害致死的,还有五千三百一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警察绑架骚扰,一百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葛敏说:“做恶时无知,可以给予希望;当希望的出路已在眼前,仍与中共邪恶为伍,等待自己的只有绝路。迫害还没结束,但已在尽头,希望良知尚存的人们抓住这最后的时日,给自己选择生的机会,这个机会稍纵即逝。”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我的经历见证了中共给全世界带来灾难,使所有的罪恶大行其道,这一切是不可能不被追究的。”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加拿大卡尔加里中领馆前,去年十月被营救至加的陈英华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曝光中共罪恶,呼吁解体中共。


2020年7月17日,加拿大卡尔加里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纪念法轮功反迫害21周年。


当天,为纪念反迫害21周年,加拿大卡尔加里部份法轮功学员身着黄色T恤在中领馆前集会,中英文横幅沿着马路两侧一字排开。“停止迫害法轮功”、“天灭中共”、“法办江泽民”、“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等标语赢得过往车辆阵阵鸣笛支持,更有不少司机摇下车窗,挥舞手臂,向法轮功学员伸出大拇指。


中共使罪恶大行其道


去年十月被营救至加拿大的陈英华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三次被绑架,身陷冤狱四年,被迫流离失所六年半,共计二百多天的绝食……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陈英华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一日,陈英华与表侄女卞晓晖在石家庄四监狱外要求面见被关押在内的卞晓晖父亲,被拒绝后,卞晓晖展开“我要见父亲”的横幅。国保对她斥责辱骂,陈英华将此过程录下后上传网路。第二天,两人均被绑架。陈英华被判刑四年。


“我绝食抗议。他们把我绑在铁椅子上硬撬牙齿灌食,我呛咳,呕吐,几乎窒息。每天对我灌食三次,每次前后一两个小时。”四个月下来,一米七的英华体重只剩七十斤。


“监狱利用无限度处罚我身边的其他服刑人员,挑拨教唆他们逼迫我放弃信仰。”很多服刑人员私下哭着请她谅解,说这不是她们真实的意愿。


陈英华的律师王宇不断受到中共的阻挠、刁难,多次要求会见或阅卷被拒,最终于二零一五年被抓捕。


陈英华的丈夫离开中国赴美公开呼吁营救她,“中共指派红色商人追踪到美国,威胁他不要有任何动作。他甚至遭遇离奇车祸,被撞得飞起。”


由于长期流离失所,她对儿子的记忆定格在儿子两岁的时候,“儿子十多年失去母亲抚养,多次被老师要求攻击并举报自己的母亲,否则不能上学。”


陈英华表示,自己的经历见证了中共给人们带来灾难,使所有的罪恶大行其道,“这一切是不可能不被追究的”。


“这个罪恶的制度在摧毁人性,毁灭中国,遗祸世界。除了解体中共,没有别的选择!”


行恶者终生难逃法网


张萍讲述自己被迫害的经历。

来自黑龙江的张萍因修炼法轮功屡次遭警察骚扰,并被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她被强迫劳动,“长期坐小板凳体罚,限制三分钟上厕所,吃腐烂的酸菜,臭味整个劳教所都能闻到。不准说话,不准侧头,不准转头,只能直视。劳教所内不停播放中共邪党的洗脑宣传。”


张萍的身体与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出现了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症,她还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记忆力下降,视力模糊。”


她表示,对迫害人权者予以制裁,是民主国家的共同趋向,近年有多人因迫害法轮功被拒发美国签证,这对邪恶起到了震慑作用,“有些参与迫害的部门将工作人员的照片从墙上摘下,以免被举报;有些警察在释放法轮功学员时说,我没有打你吧,不要举报我,我孩子以后还要出国。”


张萍强调,善恶有报是宇宙的法则,“江泽民与中共迫害法轮功,难逃法律制裁。”


选择善良 拒绝邪恶


卡尔加里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杨杰夫表示,中共对大陆上亿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至今已经持续了二十一年,“二十一年反迫害的漫漫长路,法轮功学员承受了巨大的苦难,为中国人和全世界人民反迫害树立了光辉的典范。”


他说,目前的国际局势清楚表明,中共已经穷途末路,“善良终将战胜邪恶。”


他特别指出,七月二十日,“这是个无比黑暗和沉重的日子,它在提醒世人,不要漠视暴政的罪恶,不要无视良知的呼呼。”


“我们缅怀所有为自由和真理献身的法轮功学员,希望更多世人能够珍惜修炼者通过巨大付出传递的宝贵真相,选择善良,拒绝邪恶!”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瑞典明慧记者站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天气炎热,上午九点半瑞典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共驻瑞典大使馆前,抗议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对法轮功信仰群体持续了二十一年的残酷迫害,揭露中共谎言,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恶。同时呼吁瑞典各界不要只顾经济利益,而忽视中共对中国民众的迫害、导致中共病毒肆虐全球,让全世界的人遭殃。


二十一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现如今,法轮大法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四十种语言;李洪志大师四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法轮功在海外获得各种褒奖三千多项。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彻底失败。二十一年来,瑞典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大法修炼中逐渐走向了成熟,他们坚持和平理性的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让越来越多的瑞典民众了解了真相,认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上午瑞典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共驻瑞典大使馆前,抗议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对法轮功信仰群体持续了二十一年的残酷迫害。

瑞典国会议员再次发声支持法轮功


近两年来,瑞典国会议员安索菲·阿尔梅(Ann-Sofie Alm)在瑞典议会曾多次提出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问题并谴责中共贩卖人体器官罪行。她对法轮功学员长期以来的和平反迫害的勇气和付出表示钦佩。


瑞典国会议员安索菲对法轮功学员长期以来的和平反迫害的勇气和付出表示钦佩,她期盼迫害早日结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重新获得修炼的自由。

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二十一周年之际,安索菲·阿尔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说:“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二十一年了,这是一段非常非常漫长的时间,我对我们没有更早的采取行动感到惭愧。


现在我们更加了解了这场迫害的残酷,而且了解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我和我的朋友们都非常的想改变它,制止迫害。”她还说:“这场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是史无前例的,是最严重、最邪恶的人权侵害,我们要站出来共同抗争。自由社会的人必须为中国人民的自由发声,我们需要联合起来共同对抗中共,这很重要。”


瑞典人竖起拇指“你们在做大好事”


当天下午一点,法轮功悠扬悦耳的炼功音乐又回荡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国会大厦(Riksdag)旁的钱币广场(Mynttorget)上空。


真相展板前西人学员温纳(Werner)、安德丽娅(Andrea)先后发言,他们用英语、瑞典语向过往民众介绍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大法)、大法在世界弘传的盛况,同时揭露中共谎言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很多人驻足观看真相展板,主动上前了解真相。


当天下午一点,瑞典法轮功学员又聚集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国会大厦旁的钱币广场上,继续向人们介绍法轮功、讲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

优美的炼功音乐,缓慢圆的炼功动作吸引了一位亚洲面孔的中年男士,他站在活动场地前久久不愿离去。原来这是一位很早就移民瑞典的香港人,他告诉学员,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真相他都知道,他相信这都是事实。他知道它(中共)一直都在撒谎,它(中共)对香港反送中抗争者的残酷打压、对中共病毒疫情的隐瞒,更让他看清了它(中共)的邪恶本质。在谈到中共对港人的残暴打压时,他的眼圈红了。他说:“我担心他们被中共杀害、器官被活摘了,因为它(中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临走时,他签名以表示支持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反迫害的正义之举。


一位瑞典女士和一位聋哑人站在真相展板前了解真相,了解了真相后,那位女士主动和学员交谈想进一步了解详情。学员向他们讲述什么是法轮功,以及中共二十一年来如何造谣污蔑、栽赃陷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的事实真相。这位女士边听边用手语给身边的聋哑人做翻译,当听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俩人都十分的气愤。学员告诉他们,可以用签名的形式来帮助制止迫害,这位女士的手势还没落,那位先生就明白了,他一步跨到了签字簿前毫不犹豫的签了字,签完后他急着用手比划着让他的朋友也赶快过来签字,看到他的朋友也签了名后,这时他朝着学员笑着又竖起了大拇指。


还有一位来自哥德堡的瑞典中年人,看到学员在这里搞活动特别的高兴,大老远就竖起了大拇指朝着学员大声地说“你们在做大好事,我在哥德堡也经常看到你们,加油!”


人们了解真相,明白了真相的瑞典民众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瑞典民众观看真相展板,了解法轮功真相。

坚持讲真相 永远不会放弃


年轻的西人学员安德丽娅(Andrea),她和她的先生都修炼法轮功,俩人有一个聪明、活泼可爱的儿子,家庭幸福美满。修炼前,她很注重平等和受女性主义价值观思潮的影响,如果她比先生多做一些家务活,她就会觉得很不公平,而且会在心里抱怨。二零零三年走入大法修炼后,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她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修炼自己,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多为别人着想的更好的人。面对这场已经持续了二十一年的残酷迫害,她说:“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中共它迫害这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而且持续了二十一年了,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接受的!”她含着泪说:“最近大家都看到了中共对港人实施残暴、疯狂的打压,这是它(中共)在光天化日之下干的。但它(中共)对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在背地里,而且是采用阴毒残暴的手段,甚至活摘他们的器官,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都碎了,所以坚持讲真相,这是永远不会放弃的。”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西人学员温纳(Werner)表示中共从它执政以来一直在迫害自己的人民。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提升人类社会的道德水准、回归传统文化,而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集权在迫害好人,我们必须让全世界的人都认清它。善良的人们都应该了解真相,绝不允许让中共邪党再继续作恶了。


法轮功学员向人们介绍法轮功、讲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