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新西兰政要:坚决抵制共产主义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新西兰记者站报道)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星期六,新西兰奥克兰法轮功学员来到南区Otara周末市场,举行集会、汽车游行和讲真相活动,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呼吁人们拒绝中共的渗透,并提醒人们: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正是在中共的掩盖和隐瞒下,迅速扩散,对世界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集会上,有政要发言,谴责中共暴行。不少当地民众签名支持解体中共。在汽车游行的街道上,车顶上的各式标语牌非常抢眼,传递出坚实有力的信息:终结中共。开在对面车道上的车辆里,只见一位司机一路举着大拇指,表示赞赏和认同。


天国乐团在奥克兰南区集会上演奏。
汽车在奥克兰南区主要街道游行,传播真相。

新保守党副党魁:坚决抵制共产主义

新保守党(New Conservative Party)副党魁艾略特·伊基雷大声疾呼:“对共产主义说不!”

新保守党(New Conservative Party)副党魁艾略特·伊基雷(Elliot Ikilei)到集会现场发言。他说:“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一直都是很可怕的存在。共产主义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滥杀无辜。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共产主义的统治终结了数以亿计的生命。”


“更可怕的是,共产主义瓦解着人类的本性。共产主义使人看重名利、成功,期待不劳而获,而代价就是牺牲自由民主,失去言论自由。共产主义在历史上,在任何一个国家,从来都没有起过好的作用,而且也根本不可能变好。”


艾略特讲了一个亲身经历:“两年前我去过一次中国,和一个年轻人聊天,在讲到家庭、旅行和家乡等话题时,他都表现的非常正常。但是当我谈到政府和社会的公平机制时,他立即惊惶失色。很显然他在恐惧着什么,这种恐惧支配着他的一言一行,就象在被监视一样。这是我第一次真实的与共产体制下生活的人交流,这种严格的思维管控,使我感到震惊。”


艾略特也讲述了他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渗透新西兰的担忧:“假设这种渗透发生在我们的学校里,你的孩子将不再是(单纯的)男孩和女孩,而是被马克思主义欺骗和洗脑的成员。所以一定要让更多的年轻人有能力辨别好坏。”他说,“我们要知道,如果我们屈服,我们的孩子都将沦为马克思的孩子,变成没有信仰的魔鬼。”


艾略特最后大声疾呼:“对共产主义说不!新西兰一点要坚决抵制这种思想,我们一定要为此抗争到底!”


新西兰首都前议员:永远警惕中共

首都惠灵顿市前议员安东尼·布朗特关注中共活摘人体器官事件。

首都惠灵顿市前议员安东尼·布朗特(Anthony Brunt)也到集会现场声援。他说:“这个星期我刚刚看到一张监狱的照片,这是新疆300多所监狱中的一所,它有3公里长。您能想象一座3公里长的监狱吗?那只是共产党政府在中国所做的冰山一角。有数百万的中国人正监禁在这个监狱系统中。”


安东尼说:“我真正关心中共的另一个暴行即是活摘器官。中共政府每年要屠杀成千上万的人,为了得到他们的器官,满足器官移植医院的需求。自1999年开始大规模镇压法轮功以来,在过去20年中,据估计有超过一百万名法轮功精神运动的追随者被屠杀。这可能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地球上最严重的暴行。”


“除非我们对中共政府保持警惕,否则我们的孩子、孙子孙女和曾孙子曾孙女可能不得不生活在共产主义的冲击之下。中共在当前拥有很大的经济实力,我担心的是,凭借它们的杠杆作用,它们会迫使其他国家开始压制人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自由选举。”


“我担心它们会渗透到世界其它地方。它们已经推行到了新疆、西藏、香港,它们也想把它推行到台湾。在中共被解体之前,我认为世界不会安全。我们必须永远警惕中共的所作所为。”


“我们要勇于承担,捍卫自由新西兰”

国际和平联盟秘书长杰弗里·费耶斯呼吁新西兰人要帮助传播真相。

杰弗里·费耶斯(Geoffrey Fyers)是国际和平联盟(Universal Peace Federation)的秘书长。他说:“我对今天发言者所说的十分感兴趣,我们也正在关注中共对整个世界的渗透。中共反宗教,想让所有宗教都噤声。”


“在马克思的理念里,人只是一种动物,一种进化了的动物,而不是有思想的人。所以可以杀动物,也就可以杀人。然而我们是人,我们和动物完全不是一种生物,因为人存有神性,所以我们要尊重、善待每一个人。作为人,更不能被任意宰割。然而中国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活摘器官、被虐杀。如果我们内心是那种真正热爱生命的人,我们都应该去了解、去帮助这些如同手足般的中国人。他们在中共的极权统治下,正遭受着这样的苦难。”


“现在网络如此发达,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负起责任来,多花点心思,挖挖这些真实的信息,看看中共究竟干了些什么?了解真相以后,还应该积极帮助传播真相,不能闭上眼睛,把头埋在沙堆里,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因为今天这一幕在中国上演,明天就会在这里发生!”


杰弗里还眼含热泪说道:“想当年在上个世纪初,一战时,我爷爷登上战舰,与德国独裁政府开战,那是因为他对新西兰未来失去民主自由的担忧,他已经预见到了。二战时,我父亲年仅17岁,再次登上战舰,去往中东、意大利与德国纳粹交战。他们肩负着使命,要捍卫新西兰这个自由的国度,我们的宗教自由、言论自由、民主自由。”


“那时候我们的祖先被时代召唤了,而现在的我,同样觉得在被召唤。在新西兰的自由受到威胁时,我们要凭着自己的良心大声疾呼:中共不能这样做!必须要停止!现在许多媒体、政要都怕这怕那,怕失去自己的工作和利益,做出许多违背良心的事。而现在正是需要我们站出来,勇于承担、去挡子弹、去牺牲自己来捍卫自由新西兰的时候,就象我们的祖先、我的爷爷和我的父亲,要不然新西兰终将失去这些最珍贵的东西。自由、民主的理念是我们全世界人民共享的理念,而共产党做的是强制和革命。”


“新西兰曾经帮助中国发展经济,而现在却处于非常依赖中国的地步了,中共正是利用这一点想控制新西兰,这也是很多太平洋岛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我对这一点十分担忧,大家应该清醒,去了解一下中共的理念、它们的全球扩张计划及企图。作为太平洋地区的主要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还应该保护好我们周边的这些岛国,不要让他们如此轻易被中共收买、渗透,逐渐失去自由民主,甚至他们的信仰,因为那是天赋人权,神赋予他们的。”


“共产主义就是彻头彻尾的大谎言。”

托尼·布朗宁认为哪里有共产党,哪里就有欺压。

托尼·布朗宁(Tony Browning)是一位老师,他曾经系统研究过共产主义,看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书。


他说:“我今天很高兴看到人们站出来反对共产主义。我非常了解它,它不管在哪里都是一个样,俄罗斯、中国、北朝鲜,哪里有共产党,哪里就有欺压。它们威胁恐吓人民,告诉他们神是不存在的。迫害有信仰的人,它们就是害怕有信仰的人,因为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看穿它们。”


“共产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政党。它们渗透一切可以渗透的地方,欺压一切可以欺压的人,这就是它们的本质。现在的北朝鲜也是如此,那里的人们生活在巨大恐惧之下,不敢说任何反对政府的话,要不然就会丧命。所以我们要做该做的事,以免这种事情在其他国家发生。”


“马克思的理论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工人阶级看不到、得不到自己的工作成果,共产主义可以让他们得到自己的工作成果。这是一个谎言。共产主义就是彻头彻尾的大谎言。现在的年轻人或许觉得共产主义听起来还不错,而事实是人民全部沦为统治者的奴隶。今天的活动非常好,让人们警惕中共(的渗透),让人们看清它的本质。”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