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加拿大多名政要加入全球谴责中共行列


2020年3月1日,大纽约地区部分法轮功学员近千人在布碌崙第八大道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新年游行活动。(戴兵/大纪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明慧加拿大多伦多记者站报道)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加拿大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谴责中共政府在COVID-19(中共病毒)爆发初期掩盖疫情真相,打压发出疫情警告者,导致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病毒全球大流行灾难。数名加拿大政要在四月十六日在此公开信上加入了他们的名字。加拿大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是独立于任何党派,位于渥太华的国家公共政策智囊团。


源自武汉的中共病毒,已导致全球超过二百二十万人受感染,超过十五万人死亡,经济损失难以计量。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共当局如果在病毒爆发早期向世界发出准确的疫情信息,而不是不断以没有“人传人”,“疫情可控”等假信息误导世人,今天的世界会完全不一样。该公开信刊登时,已有一百多位中国专家和资深政治人物联署,其中涵盖了世界上有关中国政治、法律和现代历史的一些主要权威机构。


此公开信分别在三个政策智库机构的网站上注销,包括位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MLI)、位于英国首都伦敦的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及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的欧洲价值观中心(European Values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至本周四加入签名的加拿大政要包括,联邦保守党领袖安德鲁·希尔(Andrew Scheer)、保守党领袖候选人彼得·麦凯(Peter MacKay)和艾琳·奥图尔(Erin O'Toole)、保守党国防评论议员詹姆斯·贝赞(James Bezan)、新布伦瑞克省西南区国会议员约翰·威廉姆森(John Williamson)、保守派参议员麦克尔·麦克唐纳(Michael MacDonald)、新布伦瑞克省内阁厅长多米尼克·卡迪(Dominic Cardy)。


中共掩盖疫情危及国际社会

该公开信称,中共当局不但在疫情暴发初期掩盖真相,还去影响世界卫生组织(WHO),一同淡化此疫情的严重性。比如台湾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四月十一日公布,他们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底向世卫组织发出了关于该病毒“人传人”的预警,但该组织在中共的压力下,没理睬台湾。

四月十四日,安德鲁·希尔对世卫组织(WHO)拒绝出席加拿大国会卫生委员会关于应对疫情的一个听证会表示“严重关切”。保守党认为,联邦政府太过依赖世卫组织针对此次疫情的建议,错过了阻止病毒传播的最好时机,并质疑世卫组织所发布信息准确性,以及该组织在病毒流行期间与中共政府的特殊关系。


执政党自由党国会议员、医生马库斯·波洛夫斯基(Marcus Powlowski)在听证会上,也表示了与保守党议员类似的担忧。


该公开信将中共政府掩盖COVID-19(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称为“中国切尔诺贝利时刻”。和该信同时发布的一封新闻稿称,中共政府基于恐惧的统治“将中国公民乃至世界置于危险之中”。


“切尔诺贝利时刻”指的是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在前苏联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的大爆炸事件,连续的爆炸引发大火并释放大量高能量辐射物质到大气层,所释放出的辐射剂量是二战时期广岛原子弹爆炸的400倍以上,受影响地区包括欧洲及北美东部。此事故被称为近代史中代价最大的灾难。当时,苏共当局也是极力隐瞒真相,“切尔诺贝利时刻”被认为是加速苏共灭亡的“时刻”。


必须对中共当局问责


据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道,约翰·威廉姆森议员签署公开信后说:“中国共产党专制建立在武力对待及恐吓中国人民的基础上。它的统治者不尊重人的自由、透明度或法治。”他说,“中共当局须要对其在国内外的行为负责,它不应被视为国际社会的普通成员。我相信,加拿大与(中共统治下的)大陆的‘正常关系’应该结束。”


詹姆斯·贝赞议员在推文中写道:“我很荣幸能与这些有高声望的人权领袖一起,谴责这共产专制在中国掩盖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必须在不必要的生命损失及打击无辜的举报人方面,问责北京政权。”


彼得·麦凯在推文中写道,中共政府“剥夺了世界(对病毒爆发)做出回应的机会”。“他们(中共)对这场全球大流行病负有责任”。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自由党国会议员、国会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John McKay)表示,他希望调查中共当局在疫情爆发初期的行为。他说:“我非常愿意面对这个问题。”他认为安全的定义应该更广泛,应该考虑病毒大流行带来的安全问题。并表示, “一个国家未能正确披露其流行病数据,其影响实际上成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问题。”


中共面临巨额讨债


实际上,世界各地对中共掩盖疫情的追责,已经开始诉诸行动。比如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萨斯州北区地方法院提出的集体诉讼,就中共肺炎大流行而提出求偿20万亿美元赔偿,因中共政府“冷酷无情的冷漠和恶意行为”(because of its callous and reckless indifference and malicious acts.)


四月五日,英国外交政策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简称HJS)提交的报告认为,中共违反国际卫生健康准则,导致全球数百万人感染病毒,令包括英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蒙受3.2万亿英镑的损失。报告中提出,由于疫情带来的损失,根据正式宣布的政府支出,英国要求赔偿的潜在价值为3,510亿英镑(4,490亿美元)。使用相同的方法,美国可能同时要求赔偿9333亿英镑(1.2万亿美元),加拿大479亿英镑(590亿美元)和澳大利亚299亿英镑(370亿美元)。该报告使用了截至二零二零四月五日的正式宣布支出,而不是整个危机期间的预计支出总额(预计会更大)。(数据来源: https://henryjacksonsociety.org/publications/coronaviruscompensation/)


二零二零年四月,由阿迪什·阿格瓦拉(Adish Aggarwala)领导的国际法学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ICJ)和设在德里的全印度律师协会(AIBA)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UNHRC))提出了针对中国的投诉,要求为中共病毒大流行寻求未指定的赔偿。


澳大利亚参议员亚历克斯·安蒂克(Alex Antic)也建议澳洲政府向中共当局索赔,并获得民众高达85%的支持。


美国政府还没有提向中共索赔的事,因为美国国内的疫情仍在发展中,为应对疫情,美国政府仅仅是财务救助方案,目前已经花出去的就已接近10万亿美元,美国的人员和物质的损失还在继续。从川普政府目前的表态来看,美国会对中共追究责任。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