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轮大法真相博物馆

中国人在瘟疫中找出路 抛弃中共才有希望


海外法轮功学员声援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大纪元)

【大纪元2020年0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现已肆虐全球近200个国家,给海内外人们的生活和生命造成巨大的损失和危害,让世界人民看清了造成这场灾难的中共的邪恶本质。大陆人也在觉醒、纷纷“三退”,认为只有抛弃中共,中国才有出路。


三退”指曾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的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这些组织。自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了揭露中共本质的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以来,至今已有3.5亿的中国人声明“三退”。


尤其是2020年1月“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以来,中共隐瞒疫情、撒谎欺骗、草芥人命,危害全世界的恶行,以及中国社会出现的种种败相,让越来越多的大陆人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真相后,踊跃“三退”。


许多人在自己的声明中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表达了自己“三退”的坚定决心以及对未来建立一个没有中共的新中国的憧憬。


以下的内容来自大纪元网站在2020年3月1日至4月13日间发表的“三退”声明。


中共的邪恶


许多大陆人在“三退”声明中阐明了自己对中共邪恶本性的认识,称中共是“流氓”、“邪教”、“撒旦”、“魔鬼”、“公敌”等等,并表示与其为伍倍感耻辱,幸庆能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


“国家级别的大流氓”


署名为田克书、王福全、魏兴福等7人声明“三退”,认为在这次大瘟疫中,中共充分暴露出了其“邪恶的真面目”。


中共先是极力掩盖,处罚透露真相的人士,谎称“不人传人、可控”,造成无数的同胞死亡,它却没有一点同情之心;遮不住了,它又摇身一变,跳出来扮演“救世主”的形象,吹嘘自己抗疫有功;同时又掩盖真相、施放假消息,欺骗世界,致使瘟疫在世界范围内爆发;还要把瘟疫的责任推给外国。


“真是无耻啊!这真是个国家级别的大流氓、无赖。我们为自己曾经是它的一员而倍感耻辱。”

因此7人郑重声明立即退出中共的附属组织与团体。“远离邪恶,迎接光明!”


“中共掌权的少数人实属人间撒旦”


声明人“汪涛”说,在此次武汉疫情中,共产党掌权的少数人不顾人民的生命、隐瞒疫情、漠视生命、救人不力、粉饰太平。对外,它向世界各国隐瞒疫情,导致全球疫情蔓延,使无数家庭面临生死离别的痛苦;对内,它发动虚假舆论宣传,诱导大量民众为了生计及还贷走上工作岗位,强迫各级学生上课,完全不顾病毒二次爆发和传播,致使民众大量感染。


“共产党掌权的少数人实属人间撒旦,邪恶至极。从今日起,我自愿退出中国共产党,以后不再屈从邪恶,同时愿尽自己的力量帮助生活中需要帮助的人。”


“原来中共是个邪教”


“鹏生”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了“三退”,说他几年前翻墙,认真地看了《九评共产党》,令他很震惊:“原来共产党是邪教、是恐怖组织、是黑社会集团。看清了共产党的真面目,现在声明与共产党脱离干系。”


他写道,今年的武汉疫情让他更加看清了共产党的真面目:掩盖病毒感染的事实,放任病毒携带者传播到全球,惩罚说出真相的中国人,不允许国际研究团队介入,不及时揭露人传人的真相等等,这一切“让我更加坚定地退出共产党”。


“中共是全人类的死敌”


署名为“自由”的人士写道:“永远退出中国共产主义的青年团,永不后悔!”


“自由”说自己上中学时年少无知,盲目加入中共的青年团,但根据自己多年的独立观察和总结,发誓绝不加入共产党,因为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很多观点不能苟同,那些是明显的“违天道规律之胡言乱语”。


三十多年匆匆逝去,他更加洞悉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加之他办公司、从事商业活动,经历的桩桩件件让他深刻认识到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它的“假大空”对人民的欺骗。


他认为,中共是“民众的罪大恶极的、最凶残的敌人!是全人类的死敌!它的存在,是对人类文明的严峻挑战,是对人类自由的严重威胁!”


他说他的大伯就是在反右运动中被迫害离世的,那些迫害者“没有一点人性,它们不属于人的范畴,它们是魔鬼。打倒中国共产党!”


国内宣传全是撒谎和欺骗


“王巍”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并希望自己的子女不再和中国共产党有任何关系,还希望“借这次武汉肺炎的机会,和平‘解放’全中国,打倒中国共产党,实现民主、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新中国”。


“王巍”说他本人在上大学时由于无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随后十几年的工作生涯中,也曾受到国内媒体的误导和民族主义情绪的煽动,觉得“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很厉害”,觉得国外的国家都是资本主义,都是对中国不怀好意的。


然而,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让他如梦初醒。他本能地意识到国内CCTV在撒谎,就翻墙开通了油管、推特等一系列社交媒体的软件,并浏览了大量的视频,从中共土地改革、反右、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到武汉肺炎,“这些事件深深地触动了我”。


“以前国内宣传的全是撒谎和欺骗,(中共)七、八年搞一次运动,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和家庭,让我对这个邪恶组织深恶痛疾。中国共产党必须灭亡,必须铲除!”


人们在认清现实中所发生灾难的根源的同时,也在反思自己的问题,如对无神论的盲目相信带来的恶果,混淆中国和中共的概念,带来的迷惑;也在寻找中国的希望和出路,认识到:没有中共,中国才有出路。


无神论招来天惩


大陆人士“李玉林”声明退团退队。他说最近他看完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大纪元发表的系列文章)后,才了解到卸磨杀驴是共产党的本质。


他认为,中共以名利情诱惑人们出卖良知,执行党的命令是共产党的手段。他列举了数例,以警醒还在被欺骗的人们。


例如,50年代御用文人老舍在文革中被逼迫得自杀;赵树理被“革命者”打死。在“李玉林”看来,这是无神论害人害己的实例。


再如,中共在“六四”学潮中、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杀了多少人?而人们都在漠视,不敢说真话。“在这个制度下,每一句真话都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他认为,正因为大多数人习惯了观看共产党杀人,习惯了听看电视的欺骗,甚至有人还认为为了维护政权杀多少人也是应该的,所以当代的年轻人只要有钱花就行了。


“如今因无神论引导中国民众仇视佛法招来的上天的惩罚正在开始,瘟疫威胁到每个人的生命。”


疫情中的欺骗依然在上演,既不让8位“吹哨人”接受采访,也看不到医院里的真实情况,“中国人只知道形式一片大好,感谢共产党的领导在抗疫情的战斗中,大陆又胜利了”。


这胜利中死了几个象李文亮这样的医生,谁也不敢去统计、去公开,“命是群众付出的,功劳都是共产党的,这是永远的主旋律,偏离了主旋律的声音只能在地下发声”。


“不相信善恶必报的天理,现实却正在发生。”


“我们不是武汉人,但保证不了不会遇到今天武汉人的遭遇……”


“中华民族没有了邪党才会富强”


四位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的人士“正之路”、“正途”、“ 培盈盈”和“ 王爷”写道,他们一开始还以为这个党挺好呢?!没想到它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新疆人、基督教地下教会甚至普通人的器官,不打麻药。


大量港人被死亡、被自杀、被浮尸!“ 这个世纪恶魔不除,我中华难安”。


“特别现在疫情期间,狗共党杀人如麻,人还没死直接焚化;轻症患者、不确诊是感冒还是肺炎的人与重症者关一起,俗称方舱……很多进入后基本就只有被火化的命!!”


四位人士认为,只有退出中共邪恶党团队,人们才会有新生、才会有好运。“中华(民族)没有了邪党才会富强!人民才会有希望!”


没有中共 中国将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新社会


来自北京的“Xingya”和“Shuyan”说,中共利用普通人的真情、善良,年轻人的激情,控制信息,左右人的思想和生活,让人们对它顺从,为它努力工作、创造价值;中共再利用这些价值“欺骗、奴役、祸害我们中国及全世界”。


他们认为,中共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利益集团,除了以它为中心的少数阶层外,其他人都是任人宰割的“韭菜”。


中共通过“谎言和暴力”上台,并通过谎言和暴力堵住普通人的眼睛、耳朵,以恫吓勉强维持自己的统治。


“没有CCP的中国,将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新社会。我们坚信,在我们有生之年,我们能看到这一天的到来。我们的孩子们会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中。我们已经为这个剧烈的社会变革,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们声明退出与中共相关的一切组织,并希望他们的孩子们将来不必再声明一次。


爱国不等于爱党


吉林声明人“ZHANG CHUHAN”写道,她于2008年成为预备党员;2009年11月28日,刚上大三时因其做学生工作取得的优异成绩成为了正式党员。


2010年初,她被推选到团省委实习。然而她看到现实的机关工作就是:每天聊天、上网、喝茶、吃饭;处理无聊且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还可以逛街和早退,工作就是偶尔发送上面传达下来的无病呻吟的精神指示给地方团省委。


“我第一次对这个党团机构存在的意义产生了怀疑……”


2013年,她来到澳洲留学,更有机会看清这个世界。


2019年,她跟着她的男友一起参加了“六四”30周年的纪念活动。她突然厘清了多年来共产党给她埋下的这一团浆糊,清晰地认识到:“我依然热爱我的祖国,但是爱国不等于爱党”。


2020年,武汉肺炎(中共肺炎)爆发后,她看到了无数的在共产党这个腐朽的组织操纵下发生的人间惨剧……


她最后写道:“2020年3月27,我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并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为推翻中共这个邪恶的政权尽绵薄之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为自己曾加入过中共组织悔恨不已


声明人“Jason Shone”是一名上班族人士,去年有幸到荷兰出差,在国际互联网上了解到许多中共试图隐瞒的肮脏历史。


“看到共产党迫害法轮功、镇压64学运、活摘人体器官的行为,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说,共产党在国内还大肆诬蔑法轮功团体、海外民主国家政权、民运团体等正义力量。“想到年轻时自己加入过这个邪恶的党,悔恨不已,特此声明,退出党团队。”


在绝望中找到出路


来自湖北的一家三口,丈夫甄多实于1997年加入中共邪党组织,妻子徐亚子于1998年入党,儿子甄实在2019年在入党。他原以为一家三口会“成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幸福之家”。甄多实说,他们早年从未接触过海外的媒体报导。


但不幸的是,他们并没有等来中共许诺的所谓“幸福”,只等来了“疫情”,还有疫情下的“失业”,现在他们一家三口都没有了收入,但是还需要交党费,否则就成了“不积极进取”的反面典型。

“我们实在实在没有办法,在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好心人的帮助下,知道了大纪元,知道了‘彼岸’。”


甄多实说,他们“真心希望奔向新生活”,于是决定退党。他的儿子退党最积极,因为他一年前为了入党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但等来的只有失望。


“没有收入、是否染上病毒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果不退(党),便只有死亡。”


敬佩法轮功媒体

“Sapphire”声明退出中共的少先队组织,说自己从小思想比较独立,付出了很多代价后拒绝了入团入党,只是不幸入了队。


“很敬佩法轮功媒体,在我查几年前中共暴政所引发的社会事件时,只有法轮功媒体有详实的记载;也敬佩坚韧勇敢的法轮功学员传递真相与和平抗暴,给信息不自由的人们以真实信息和反抗的勇气。”


声明人写道,自已不是法轮功学员,但一定程度上受其启发与鼓舞,亦走上了反抗的道路。#


责任编辑:高静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 Twitter Basic
  • Google+ Basic
  • Pinterest Basic

© Copyright 2019 FaLun DaFa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